“真的没事?”卞惊寒凝眸于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她再度摇了摇头,没做声。

    卞惊寒又问:“方才那黑衣人意欲何为?是想劫财吗?还是试图绑架你拐卖孩童?”

    “不是劫财,”弦音依旧是摇头,有气无力回道:“不仅没劫财,还吃饱了撑着给我送财来了。”

    边说,边从袖袋里掏出钱袋,朝卞惊寒晃了一下,却也只晃了一下,就生怕他抢去了似的,拢回进袖中。

    “给你送财?”卞惊寒微微眯了眸子,“为何给你送财?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是神经病啊!”原本怏怏的弦音顿时义愤填膺起来。

    “突然冲进来,莫名其妙跟我说了一大堆,说跟我是自己人,还说什么他的主子让他来跟我接头,问我昨日在湖底可曾发现了什么?谁跟那种神经病是自己人啊?想必他主子也好不到哪里去,不是精神也不正常,就是痴傻,有病!”

    卞惊寒嘴角抽抽。

    抬手摸了摸鼻尖,他又问她:“那你可跟他说,你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说了呀,说我看到了鱼、贝壳、珊瑚水草,还有石头,再还有......”弦音突然踮起脚尖,凑到卞惊寒面前,小声道:“再还有一个关乎三王爷命运的铜箱子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眼波轻敛,并未有过多反应,无震惊,无愠怒,只垂目看向她近在咫尺的小脸,忽而也微低了头,凑到她的耳边:“你不会。”

    弦音长睫颤了颤,退了回去,“不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会说最后那句。”卞惊寒低醇的嗓音很笃定。

    尼玛,既然知道本小姐不会,做什么还要一而再、再而三地试探?

    这样很好玩吗?

    弦音差点就愤然出口了,想了想,终是强行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是的,方才那黑衣人是卞惊寒的人。

    这点是她从黑衣人的眼里读出来的。

    当然,读出来的并不止这些,从跟黑衣人的对手中,她一直读他的心里,几乎已知道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卞惊寒怀疑她是太子府、或者哪个王府的人,而昨日落水是她自己故意所为,目的就是为了打探湖底的东西,然后趁赏花会皇帝和所有人都在,将那东西公诸于众。

    所以,今日故意派个黑衣人前来,假意跟她接头,诱她上钩自爆。

    尼玛,幸亏她会读心术,不然,她还真会以为自己这幅身子的原主有什么见不得光的身份呢。

    如此一想,难怪呢。

    难怪那日在水下,卞惊寒点了她昏穴,她还以为是怕她醒着上岸,会瞎说自己的背是被他所伤,却原来还怕她说出水下有铜箱子啊。

    麻麻地,她还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啊,有必要防贼一般防着她吗?

    防着也就算了,至于要这样挖空心思试探吗?

    上次怀疑她是皇帝的人,一个试探差点要了她的小命,这次她都伤得差点没命,又怀疑她是他府的人,那么下次呢?

    下次又会怀疑她是谁?又会如何变着法地横加试探?

    她真的想骂人了。

    不,方才在从黑衣人眼中得知他是卞惊寒的人的那一刻,她甚至想杀人。

    有意思吗?

    这样有意思吗?

    她觉得他.妈.的特别没意思!

    “王爷说得很对,我什么都没说,毕竟拿了王爷的封口费不是。”

    弦音说完,觉得心很累,转身想回边上的椅子坐一会儿,可能久站的缘故,又加上有些心不在焉,脚下忽的一软,她一个趔趄,眼见着要摔倒,她本能地伸手去抓边上可以依附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抓住卞惊寒手臂的同时,卞惊寒的大掌也揽上她的腰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