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弦音就只看着自己不做声,黑衣人忽然想起什么,“对了,主子还让我问你,你是如何受的伤?”

    边说,边从腰间掏出一个钱袋,递给她:“这些银子是主子给的,让你好好养伤。”

    弦音伸手准备接,对方又缩了回去,“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,你如何受的伤?”

    弦音抿唇默了一瞬,这才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伤的,那种情况下,我也只有伤了自己才能保住性命吧?”

    黑衣人眼波微动,对她终于愿意配合流露出几分满意,可对她的答案又表示出了明显怀疑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?你如何能伤到自己的背?”

    “自己如何就不能伤到了?”弦音伸出小手一指,指向房中两个柜子之间的夹缝,“你腰里不是有剑吗?来,你取下来,剑柄插在那个地方,剑尖朝外,你再用背撞上去试试,我保证,你不仅可以伤了自己,你还完全可以杀了自己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:“......”

    趁黑衣人无语之际,弦音直接不客气地将他手里的钱袋接了过来,“湖里面虽然没有柜子,但是石头缝很多的,不是吗?”

    钱袋入手,分量颇沉,不用看,都知数目不少。

    弦音将其拢进袖中。

    “那你在湖里可有何发现?”黑衣人又问。

    见她慢条斯理的,要答不答的样子,黑衣人有些急:“快说,等会儿被卞惊寒回来撞见,我们就都完蛋了!”

    “主子是问我在湖底看到了什么吗?是不是看到什么都要说?”弦音歪着脑袋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,快说!”

    弦音点点头,做思考状,“那我看到的,有很多啊,有鱼、有贝壳、有珊瑚、有水草、还有......”

    像是猛地想起什么,她眸光一亮。

    黑衣人紧声追问:“还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刚刚说的石头,很多石头。”弦音认真回道。

    对方黑布下的脸色就不大好看了,“再没有其他的吗?”

    弦音偏头,小脸满是疑惑:“应该还有其他的吗?”

    黑衣人终是有些愠怒了:“你别跟我装,没时间了,我都跟你说了,我是自己人,否则我吃饱了撑着给你送银子来,又怎么会知道你落水的真正目的是什么,主子专门派我前来,我好不容易才有机会单独见你,你若再不说,可别怪到时主子追究,这锅我可不替你背!”

    黑衣人愤愤说完,又咄咄朝弦音面前逼近了两步。

    弦音动了动唇,黑衣人以为她要开口告诉他答案,正心中一喜,却见她突然扯开了嗓子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来人啊!救命啊!救命———”

    黑衣人一怔,不意她会如此,正犹豫着该如何对她之际,门“嘭”的一声被人自外面撞开。

    黑衣如墨动,两抹身影一前一后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是卞惊寒和管深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卞惊寒声冷如冰。

    管深更是“唰”的一声拔出腰间佩剑。

    黑衣人见状,脚尖一点,飞身而起,自洞开的窗户跃出。

    管深提剑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而卞惊寒则是快步行至弦音跟前,问她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弦音面色苍白地看着他,看着他俊美如俦、英气无双的脸,摇摇头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