闹了不痛快,弦音自是不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两厢沉默地行了一会儿,男人突然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很缺钱?”他问。

    弦音愣了愣,想来是因为自己跟他要花童的赏银,又要他丢弃的衣袍,所以,让他这般以为。

    “钱这东西谁不缺啊?就算国库盈实的皇上、家缠万贯的王爷您,也不会嫌多吧?”

    若是嫌多,做什么一个花童的赏银都舍不得给。

    男人似是被她这句话愉悦到了,挑挑眉,“小小年纪,那般财迷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这跟年纪大小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人家三岁小孩都知道钱是好东西好伐。

    男人也没再反驳,抬手撩了窗幔,看了一眼外面,回转头来问她:“那是不是给你钱,让你做什么都可以?”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这话问得……好像她就是一个见钱眼开、毫无底线的人一样。

    君子爱财取之有道,姐三观很正的好吗?

    “嗯。”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,竟点了头,或许是有几分赌气的成分在,又或许是有些逆反心理,还或者是想看看他怎样的反应。

    可事实是,他没反应。

    不惊讶、不鄙夷,只松了窗幔,又不紧不慢、优雅至极地合上了另一手上的书,微倾了一分身子。

    “那本王给你银子,你答应本王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弦音一怔,不意他如此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昨日你在湖底有没有看到一只铜箱子?”男人又逼近了几分。

    弦音都能清楚地感觉到他温热气息轻撩在她的面门上,馥郁幽兰一般清新好闻,她眼睫禁不住颤了颤,视线不经意就触及到了他绝美薄削的唇,一颗心更是跟着抖了几分。

    那么近,似乎他一低头就能亲到她。

    脑子里浮现出的是昨日水底他给她度气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没看到?”男人再度出声,将她神游的思绪猛地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她回神点头,耳根有些热,“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当时箱子就在他们的旁边,她若说没看到,他也不会信。

    “错!你应该说没看到,以后任何人问你,你就说什么都没看到,箱子里放的是关乎本王命运的东西,切不可让外人知,听明白了吗?这就是本王要你答应的事,而这,是本王给你的报酬,换句话说,就是封口费。”

    一些冷硬入手,弦音垂目。

    她手心,三枚铜钱静陈。

    瞳孔剧烈一敛。

    靠!

    靠靠!

    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她此刻的心情,那种“简直了”的心情。

    三文钱!

    虽然穿越过来才几个月,但是对于钱的认识,她却是非常清楚,且非常深刻的。

    一千文钱等于一两银子。

    所以,三文钱意味着什么,三文钱能买什么,三文钱能做什么,她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真当她是三岁小孩了?打发叫花子也不带这样的吧?还关乎命运的东西,亏他这只铁公鸡拿得出手哟喂。

    “呵呵,王爷好大方,谢王爷!”

    挤出几分笑,她将三枚铜板拢入袖中,不要白不要,蚊子腿也是腿啊。

    “拿人钱财替人消灾,你既已拿了本王的封口费,就要信守承诺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,一定。”弦音眉眼弯弯保证。

    关乎命运不关乎命运,她还真不关心,只要不关乎她的命运就成。

    只是,为毛不是金银财宝呢?害她空欢喜一场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