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有那么一瞬间的安静。

    管深抬头,便看到榻边坐着的、榻上躺着的一大一小主仆二人都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再下一瞬,卞惊寒又咳出了声,管深红着脸从地上爬起身,只有弦音没反应,可心里却是快意得很。

    卞惊寒,你就尽情傲娇、尽情矫情吧,看姐膈应不死你!

    “王......王爷,针......针袋取来了。”

    管深话都说不利索了,上前,将手里的一个布袋呈给卞惊寒。

    “你看她这个样子,还需要针袋吗?”

    卞惊寒没有接,黑着脸起身,将手里的杯盏置在边上的床头柜上,放得有些重,“嘭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管深吓得赶紧将针袋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弦音缩了缩脖子,小声道:“王爷这是生气了吗?事先不是说好了不生气吗?”

    “你的问题可真多!本王看你是背上的伤还不够痛,信不信本王治你个故意落水破坏赏花会之罪!”

    男人冷脸冷语。

    弦音再缩了缩,害怕地咬了唇,随后又怯怯嘀咕道:“看来,还是生气了嘛。可是昨日在听雨轩,王爷不是教导我,不懂不可装懂,不懂就要问吗?如果今日王爷在水底先点我的昏穴,再用嘴给我度气,我什么都不知道肯定就不会问,可当时我清醒着,知道发生了这些,此刻想想,心里甚是疑惑,便问了出来......”

    弦音的话还未说完,男人已经墨袍一荡,拔腿朝门口走去,然后头也未回、径直出了门。

    留下管深站在那里汗哒哒了好一会儿,才紧步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凝神细听,待确定两人已走远,弦音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,不想又一下子牵扯到了伤口。

    “哎唷,好痛......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卞惊寒大步流星,出了致远院。

    管深跟在后面,原本是打算追上去的,想了想,觉得还是不要上前的好。

    若那小丫头不说,他还真不知道他家王爷给她度了气呢。

    这也太......太劲爆了!

    简直了......

    管深很激动,很亢奋,不知道如何来形容自己的心情,因为这种事情对他家王爷来说,简直就是开天辟地头一回。

    如果说,主动割腕放血救人,已让他很是震惊,那么,用嘴给人度气,按那小丫头的话说,还度了很久,那他就真的惊悚了。

    这还是他们家王爷吗?

    他家王爷绝对不是这样的人啊!

    但是,看方才他家王爷的反应,小丫头所言一定非虚,所以,所以,他也有跟那小丫头一样的疑惑啊。

    那般对干净偏执成狂的一个人,那般生人勿近的一个人,竟然,竟然......

    难道真的只是为了培养她、将她变成可以效力于自己的人,而先做的付出?可是这些年,他培养的人还少吗?

    今日他点名下水救人的那四个家丁,就是他培养的自己人,女的也有啊,太子府上有两人,二王爷府上有一人,可都没有谁,让他这般过,从来没有。

    莫不是真的入了眼,有了那方面的心思?可那丫头还只是个孩子啊!

    不过呢,也不是太小的孩子,再过几年便能及笄,等着她长大,也未尝不可。

    就在管深一人在后面胡思乱想,想得耳根子发热的时候,前方男人忽然停了下来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