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弦音没做声。

    “只有让你受伤,做出并非你失误,而是有人故意害你的样子,你才能保住小命。冯老将军那边,救得了你一次,救不了你一世。”

    弦音眼帘颤了颤,依旧没说话。

    心情是复杂的。

    她不是没想过,他如此做法实则是在救她。擅闯禁园那次,她已亲眼见过皇帝一语轻言定人生死,她祈福落水,皇帝要她性命正常得很。只有她付出一些代价,上演一出苦肉计,或许才能保全小命。

    只是,平白无故地受这么一下大创,她心里又怎会那么容易就想得开?

    “你还小,跟你说这些,你可能也听不懂,总之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王爷为何不事先跟我说一声?”弦音转过小脸。

    还小,还小你妹啊,她若是真听不懂,真没想过他刺她的意图,她可能早想着如何逃出三王府了,或者伺机寻他仇了。

    “按你的逻辑,本王是不是也要问你,为何落水之前不先跟本王说一声?再说了,你到湖底说句话给本王看看。”

    弦音:“......”

    潜水貌似的确不能说话。

    “王爷为何要救我?”

    她只是一个下人,最重要的,这件事可不是拿匕首刺刺她后背那么简单,既然说她是被人陷害,那么这件事就得有个收场。

    不仅要费心找个假凶手,而且还是冒着欺君的危险,为何,他为何要救?

    “因为......”卞惊寒略略挑了挑眉尖,语气甚是笃定道:“因为本王善良。”

    弦音一下子被自己的口水呛住,伏在软枕上咳了起来。

    牵扯到背上的伤口,她痛得不行,却又一时止不住咳,小脸憋得通红。

    卞惊寒起身,“俯卧压迫着胸口和肺,自然是难止咳,侧躺!”

    虽然对他霸道命令的口气有些不满,但弦音实在咳得厉害,只得依言挪动着小身子,艰难地侧了过来,脸朝外。

    卞惊寒提起桌上的茶壶倒了半杯水,走过去,坐于床边,大手执着杯盏递到她的唇边。

    弦音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他竟然亲自倒水给她,且还亲自喂她?虽然,他的动作真是很不友善,就将杯子往她唇边一递,一副你爱喝不喝的姿态。

    弦音就着杯口喝了两口,慢慢止了咳,却还在喘。

    “听到说因为本王善良,你做什么这么大的反应?”

    弦音又想喷了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还用问吗?自然是觉得这句话是个笑话,才会呛到的。

    如此煞有其事、一本正经、笃定自信地说出这句话,寒王爷,你的良心真的不会痛吗?

    “对了,”她忽然想起一件事,难得这个男人现在心情还不坏的样子,她趁机提了,“就是,我听说啊,那个叫莫亮的小男孩,能得不少赏银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怔了怔,似是没想到她这个时候突然说这个,然后又像是略微思索了片刻,才想起她说的莫亮是谁。

    “嗯,”点点头,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“所以......”弦音咬咬唇,缓缓将自己的一只小手伸了过去,“王爷财大气粗,我的那份也定然不会少吧?”

    卞惊寒:“......”

    抬手一巴掌打在她的小手心上,“本王没追究你的罪责已是开恩了,你还想要银子!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