弦音趴在床榻上,越想心里越憋屈。

    进三王府才二十多天,她就已经到鬼门关转了两圈,身上的旧伤还未好全,又添这要命新伤,她这是上辈子做了什么缺德事啊,老天要这样对她?

    好想回去......

    真的好想回去现代......

    穿到这个时空好几月了,从来没有哪一刻像此时这般强烈地渴望穿回去。

    外面的回廊上传来脚步声,弦音以为是上屋抽梯和笑里藏刀她们,没有动,脚步声临近的时候,又蓦地传来人声。

    “梁大夫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梁大夫说,还好王爷把握了分寸,若匕首再深一分,怕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,如今只是失血过多,并无性命之忧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和管深!

    弦音瞳孔一敛,在两人推门而入的同时,她闭了双眼。

    看来,那个大夫也是他们的人。

    还好把握了分寸?她心里冷哼。

    她是不是应该感谢卞惊寒?感谢他把握住了分寸,没有让匕首再深一分,给她留了条小命?

    卞惊寒和管深进来便看到趴伏在床榻上一动不动的身影,似是睡着了,又似是昏迷未醒,双目阖着,小脸发白。

    “聂弦音。”管深唤了唤。

    无反应。

    主仆二人互相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管深正欲再开口,卞惊寒已先出了声:“去将本王的针袋取过来。”

    取针袋?

    管深一下子没反应过来,“王爷这是要给她施针?”

    “嗯,这样长时间昏睡并非好事,本王必须得唤醒她,就用最原始、也最有效的痛感唤醒法吧,以银针刺入她双手的十指指尖,所谓十指连心,这样的痛,比背上的痛尤甚,应该能将她刺激醒来。”

    管深一脸讶然地看着自家王爷,心道,王爷您是认真的吗?既无性命之忧,也必须时刻醒着?

    卞惊寒瞥了他一眼,沉声:“还不快去?”

    管深这才反应过来,连声道:“这就去,这就去”,风一般出了门。

    弦音心里真是卧槽卧槽的,妈蛋,是嫌她没被痛死是吗?

    以银针刺入十指指尖,还痛感唤醒法,这分明是满清十大酷刑之一好吗?

    咬牙切齿,心里将某人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,她缓缓睁开眼睛,迷茫又懵怔地看着他,一副刚刚醒来,神识还在混沌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就在床边,长身玉立,亦是垂目看着她,见她睁开了眼睛,微微倾身,情绪不明地问了两字:“醒了?”

    弦音似是这才完全清醒过来,小脸一冷,扭头将脸转向床里面。

    因为动作幅度有些大,一下子牵扯到了背上的伤,痛得她冷汗一冒,在卞惊寒看不到的方向,龇牙咧嘴了好几下,才稍稍平息。

    “本王以为你会说谢谢。”转身走到房中的桌边,卞惊寒一撩衣摆坐下。

    弦音气结,忍了忍,终是没忍住,冷言道:“谢什么?谢王爷手下留情吗?”

    “谢本王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弦音怔了怔。

    又听得他道:“不然,你以为在那样的场合,你那样的失误,父皇会绕得了你?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