管深过来的时候,卞惊寒刚换了身干净衣袍从内室里出来,边走,边撩起袍袖看了看手臂,所以,管深一眼就看到了他手臂上包扎的白布。

    大惊:“王爷怎么受伤了?”

    卞惊寒抬眸,淡瞥了他一眼,拂下广袖,“不然,你以为那小丫头还能活着?”

    管深怔了怔,不解。

    他受伤,跟那丫头活着的关系点在哪里?

    见管深一脸迷惑,卞惊寒再度开口:“她那点血能成红湖吗?”

    管深又反应了一瞬,这才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言下之意是,能成红湖,必定是大失血,而那小身板大失血岂能有活?

    所以,那湖里的血不是小丫头一人的,这个男人还伤了自己的手臂放了血!

    管深震惊。

    其实想想也是,那湖虽不比宫里的碧波湖大,却也不算小,最主要的,是很深,虽湖面是静止的,但血量不多的话,还是会很快被稀释掉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也一起放了血,方才那湖面才显现一小滩红色,如果只是那丫头的血,就可想而知了,肯定看不出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,他可是清楚得很,虽然那小丫头今日能保住性命,源于这个男人急中生智故意刺伤她,将一场她的失误,变成了一场他人陷害,让她从肇事者,变成受害者,但,如果没有这一滩血,想必皇帝还是不会那么轻易作罢。

    当时这个男人抱着那丫头上岸,大声让他去找大夫,又低声吩咐他去找十一王爷,让他跟十一王爷说红湖的时候,他其实不是很明白他的用意的。

    是后来才知道,红湖用处如此之大,对于深信祸福兆言之说的皇帝来说,无疑是最好、最及时的慰藉。

    所以,他真的很佩服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,能在那般紧急的状况下,将每一步都想好,步步为营,面面俱到,他是他这辈子见过的第一人。

    只是......

    “王爷上岸前封了自己的大穴?”

    既然短时间内要放不少的血量,伤口一定不小,又没有任何包扎,上岸后伤口肯定还会继续流血,可他今日穿的是浅紫的衣袍。

    虽然衣袍已被那小丫头的血污得一片狼藉,但是,大多污在胸前的位置,若一只手臂血流不止,难保不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唯一的办法,就只能封住自己的大穴,禁止血流,可是,这样做的危害就是,血都在伤口处滞住,伤口会变得又红又肿,不易愈合。

    卞惊寒“嗯”了一声,朝外房走,大概是了然他的担心,又淡声道了句:“无碍。”

    管深便也不好再多说。

    “让你派人去查那块垫脚石,可有何发现?”卞惊寒在外房的桌边一甩衣摆坐下来。

    “奴才就是过来回禀这件事的,那块石头的确被人做过手脚,下面一侧的泥土被掏空了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眸光微微一敛,看向管深,管深抿了抿唇,又道:“王爷觉得会是谁?”

    卞惊寒没有回答,坐在那里沉默了一会儿,起身:“走,去看看那丫头。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