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弦音是痛醒的。

    除了痛,几乎没有任何别的感觉,怔怔懵懵了好一会儿,她才找回自己的神识。

    她发现自己正躺在致远院自己的床榻上,不,不叫躺,应该叫趴,整个人是面朝下的,耳边有布帛撕裂的声音,她一惊,侧首,便看到上屋抽梯跟笑里藏刀在。

    上屋抽梯手里拿着一套干净的婢女服,而笑里藏刀正将她身上破碎且湿透的衣服换下来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几乎就在意识过来她们在干吗的同一瞬,她已大叫出声:“停!”

    两人吓了一跳,转而惊喜:“借魂,你醒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大夫刚刚给你上药包扎好了,临走时吩咐我们将你身上的湿衣服换下来,以防感染风寒。”

    弦音觉得混混沌沌的,还是有些缓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哦,知道了,你们出去吧,我自己换。”

    两人自是不肯,“你都伤成这样了,自己怎么换?”

    “是啊,都是女人,做什么害羞?再说了,你还一小屁孩,该长的都没长呢,还怕我们看到不成?”

    “谢谢谢谢,我真的可以,并非害羞,也并非怕你们看,我只是不习惯,很不习惯别人帮我做这些,你们出去吧,放心,我绝对可以,实在不行,我会喊你们的,总可以吧?”

    弦音坚持,且坚决。

    见她执意如此,两人只得作罢,出门前,还不忘打趣她几句。

    “这才多大啊,就这般扭捏,以后嫁人了可咋办啊?难道也不让夫君看?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别人帮换个衣服都不习惯,以后夫君夜夜帮脱衣服,那岂不是要你命?”

    弦音拿牙呲两人:“不害臊!”

    两人笑。

    待她们出去后,弦音又趴在那里兀自失神了好一会儿,才咬牙忍着巨痛,艰难地撑起身子下榻。

    不仅仅换衣服,最主要的,她得赶紧将下面处理好。

    没有姨妈巾真是虐,更虐的是,她那日是直接从县衙来的三王府,什么都没拿,所以垫在下面的棉布也没有带来,找了一圈,除了几套婢女服,就卞惊寒的那件外袍了。

    外袍显然不适合做姨妈布,她只能撕了一件婢女服,叠啊叠,叠得厚厚的垫在下面。

    换上衣的时候,她站在铜镜前照了照自己的背,因为已经包扎了,所以看不到伤口。

    眼前又浮现出湖底她失去意识前,卞惊寒拿着匕首刺入她背的情景,这......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?

    如果是想杀她,以他的身手,她又怎么可能有命站在这里?还有大夫过来上药包扎?

    可如果不是想对她不利,拿匕首刺她做什么?还下手那么狠,那样的痛楚,真的让她觉得,自己的背心都快被他刺穿了。

    蓦地想起赏花会的事情,她扭头看了看窗外的天色,又瞅了瞅墙角的时漏。

    这个时辰,鸢尾园里应该还在赏花吧?

    **

    因为出了刺客这一出,赏花会草草结束。

    送走皇帝及所有宾客,卞惊寒就直接回了自己的云随院。

    进了内室,自柜子里拿出药箱,他撩袍坐于桌边,折挽起自己的左袍袖。

    小臂上一条又深又长的口子入眼,他眸光一敛,右腕翻动,凝力于两指,点下自己左臂和左肩的几个大穴,小臂的伤口处顿时就有血冒出来。

    自药箱里取出金疮药和干净白布,他开始清理流血的伤口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