卞惊书和老将军这才不得不噤了声,虽然一个气难消,一个意难平。

    众人也都大气不敢喘。

    不过,皇帝的这句话却是意思明显啊,还嫌事儿不够大吗,意思就是,在他的眼里,今日这件事已经很大了。

    也是,对一个向来就特别相信这些祈福之说的帝王来说,出如此意外,可不就是出了大事,又加上方才卞惊书的一番言论,无疑是火上浇油。

    折福的是我们皇家,触霉头的也是我们皇家,她生死未卜事小,给皇室带来厄运事大......

    句句都往皇帝的忌讳上撞啊。

    看来今日那丫头是凶多吉少了,就算不被溺死,也一定会被处死。

    瞅瞅皇帝黑如浓墨的脸,又想想他方才说的话,卞惊书心里的气顿时就消了,还生出几分得意来。

    反正,他的目的达到了。

    谁让那日那臭丫头不知天高地厚顶撞于他?卞惊寒甚至还为她出头!若当日那三十掴掌了下去,今日他说不定就不落井下石了。

    其实,在场的,除了卞惊书,还有一人更加得意。

    那便是彩珠。

    因为这一切,都是她一手促成的。

    对,她就是要除了那臭丫头!

    谁让那丫头片子年纪小小就各种嚣张,入府就找她不痛快,还有,也不知使了什么手段,一月的时间都不到,就讨得卞惊寒欢心,让他那样的男人都另眼相待。

    她不服气!

    所以,她昨日借给王婶送花童衣服之机,在衣服的领子上做了些手脚,涂了些药在上面,那药无色无味,接触皮肤摩擦,却能让人全身发痒,呈水痘之症。

    这药她可是花大价钱买来的,原本是打算用在那臭丫头身上,因为水痘传染,她或许就会被赶出三王府。

    可是,昨日,管深让她给王婶送衣服的时候,她突然就想到了这个更好的法子。

    毕竟,让其出水痘,可能会被赶出府,也可能不会,特别是此女这般能讨老将军和卞惊寒的欢心,她更是没有把握。

    而就算被赶出府,他日水痘一好,指不定又会回来,那她的努力就等于白费了。

    所以,不做便不做,做了便要赶尽杀绝,让那死丫头永无翻身之日。

    王婶的孙女不能来,又不能误了祈福的时辰,必定要找人替代,三王府里就这死丫头最小,还是童女,自然是最好的人选。

    另外,她昨夜又偷偷去给香炉前面的第二块垫脚石做了手脚,将石块下面靠湖边那一侧的泥沙掏空,外面再将浮沙轻掩,让人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只要站上去,一受重,石块肯定朝湖侧倾斜,坠湖就是必然。

    届时就算淹不死那臭丫头,深信福源之说的帝王也定然不会放过她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,一切都如她料想的一样,顺风顺水,又加上卞惊书适时地添了这一把柴,真是天随人愿,某人死定了!

    正暗自得意,听到有人声响起:“人救起来了,三王爷将人救起来了......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看过去,她也转眸看向湖边,只见挺拔伟岸的男人浑身湿透,抱着一人从湖边上来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