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湖底怎么会有铜箱子?

    难道是金银财宝?

    弦音心生疑惑的同时,又不免生出几分亢奋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金银财宝,那肯定不是三王府里的人的,一般下人没这个财力,卞惊寒有这个财力,又没必要将这些藏于湖底,所以,定然是很久远的谁遗落在湖底的,书上电视上不是都这样演的吗?

    艾玛,若果真如此,也不枉她落水一场、痛一场啊,总算是有那么一点补偿、聊以慰藉不是。

    转过身,她准备游过去先确认一下,今日她肯定是不会拿的,几时趁没人注意,她再到湖底来取也不迟。

    可就在她刚准备踢水之时,猛地看到一人出现在眼前,她吓了一跳,瞬时就忘了闭气,于是,湖水就直直呛入她的口鼻。

    因为闭气太久,又加上早已有些体力不支,她一连呛了好几口水,窒息感袭来,她却来不及做出反应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背上蓦地一痛,一只大而有力的手掌将她背心扣住,再下一瞬,唇上一重,温热馥郁的气息随之度入她的口中,她浑身僵住,惊愕地看着面前骤然放大的俊颜。

    脑子有那么一刻是空白的。

    是卞惊寒!

    他、他、他在以口给她度气!

    弦音既震惊,又意外,好一会儿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他竟然亲自下水来救她了?他不是最忌讳别人的触碰吗?现在竟然嘴对嘴给她度气?

    她看着他。

    水下的压力迫使她不能眼睛一瞬不瞬,只能一闭一合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扣着她的背,气息徐徐度入她口之时,似是也在看着她。

    弦音顿时就觉得心率失了节奏,那清新馥郁的气息好似一直度到了她心底深处。

    强自敛了心神,她轻轻拍打他扣在她背上的那只手臂,皱眉,指指底下的大石,又指指周边淡红色的水,示意他自己的背被大石伤了。

    聪明如他,自是瞬间就懂了,换了只手臂揽她,这次是扣在她腰间的位置。

    弦音心里自是说不出的感觉。

    其实,危急时刻已过,她完全可以推开他,自己来。但是,大概是背上的伤太痛了,小腹也痛,身上又冷,好冷,所以,她非但没有推开他,反而伸出小手臂将他抱住,让自己跟他贴得更紧。

    就在她以为他接下来要带着她游出水面的时候,背上又骤然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。

    弦音痛得瞳孔一缩、身心俱颤,本能地就离开了他的唇,扭头朝后看去。

    不像是撞到了石头,因为比撞到石头更痛,也不像是他碰到了她的伤口,方才他扣在她背上的痛更是远远不及此刻半分。

    是利器!

    她觉得是利器。

    果然,一手一匕首入眼!

    她呼吸一滞,一口湖水再次呛入口鼻,她也顾不上,愕然转回头,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,竟然拿匕首,刺向她的背!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她眉目痛苦地看着他,又是一口湖水灌入鼻喉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她就看到眼前紫袖晃过,感觉到自己锁骨处随之一重,她就眼前一黑,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