啊!

    事情发生得太突然,所有人都惊住了,就连弦音边上的小男孩也懵傻了一瞬,才反应过来,再想伸手拉她,哪里还来得及。

    弦音直直栽到了湖里,溅起一阵水花。

    “弦音......”

    小男孩吓得不轻,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,不知该怎么办,回头看向众人的方向,小脸惨白。

    这厢,最先反应过来的一些人已是哗然声、议论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怎么就掉下去了?”

    皇帝黑了脸。

    卞惊寒“噌”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,席间的冯老将军已对着那些下人嚷嚷开了:“快,还愣着做什么?快去救人啊!”

    下人还未反应,卞惊寒先对着众人朗声开了口:“诸位,请稍安勿躁!”

    说完,朝一旁的管深快速递了个眼神,便飞身而起,紫袍簌簌,朝出事地点而去。

    管深会意,连忙转身点名喊了几个家丁:“薛富、薛贵、田大、毛天,快去救人!”

    几个家丁领命,飞快朝湖边跑去。

    再说弦音这边,其实湖边的水并不是特别深,对于她一个在现代会游泳的人来说,想要爬起来并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只是,她不能起来啊!

    她来着大姨妈呢,衣服上的经血经过湖水一浸,想都不用想,肯定会晕染成更大片,而裹在外面的彩幔,一打湿也会紧紧沾贴在身上,所以......

    最要命的,下面的血还在出不是。

    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?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那么倒霉?她只知道,这般上去,肯定难逃一个死字。

    所以,在没有想到对策之前,她可不敢贸然起来,干脆捏了鼻子,潜到了湖底。

    幸亏现代的她,生于海边,从小玩水,游泳潜水都擅长。

    春日的湖水还寒得刺骨,可是她早已顾不上这些,双腿踢着水,脑中快速思忖。

    而且,她悲催地发现,这样潜在水底也根本不行,因为她周围的水已被她的身上的血染成了淡淡的红色,时间一长,定然会很明显。

    一颗心早已乱作一团。

    怎么办?怎么办?

    目光触及到湖底的几块大石,她瞳孔一敛,顿时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虽然心里很瘆,但是,也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,只能这样了。

    她潜到大石旁边,挑了块最尖锐嶙峋的,然后转过身,背朝大石的尖锐处,大力以自己的背蹭磨上去。

    剧痛传来,小脸上的五官都皱巴在了一起,她咬牙忍住,直到确定背上的衣衫破了、且背也破了、有血出来,她才停下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应该可以搪塞过去吧?

    坠湖,背被大石所伤,流血不止。

    如果背上都是血,那么下面衣服上有血也很正常吧?

    毕竟血水是顺着背往下.流的,况且如今还是在水下,更加会如此,再加上水的晕染性,下面衣服上有血完全没毛病。

    只是,痛死她了!

    真的好痛好痛!

    扭头,她想看看身后的血污情况,如果背跟身下的血污连成一片了,她就可以上去了,此刻的她,不仅痛得要命,还冷得要死,快有些受不住了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眼角余光蓦地瞥见不远处的水底似是有个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她定睛细看,发现竟然是个铜箱子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