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弦音那个汗啊。

    这要是被人看到了,可不仅仅是丢丑的问题,而是她的年龄问题,她缩骨的谎言可能就会被揭穿。

    赶在皇帝在的时候来这茬儿,一旦被发现,那可是欺君的大罪。

    要不要这么倒霉啊?

    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她跟一排下人都站在最后,再后面没有人,不然,不然就真的死翘翘了。

    现在怎么办?

    趁人不注意,偷偷溜回去处理好、换身衣服再来?

    可是,要死的是,她所站的这个位置,若想出鸢尾园,就得从一排下人后面绕过去。

    管深事先已经吩咐过,不得随意离开,她中途突然离场,难免不引起下人们的注意,如此一来,势必就会看到她衣服上的经血。

    何况婢女服是极浅极浅的那种绿色,沾点红血太显眼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只有一个办法,就是等下人们去给大家上糕点的时候,她再趁机离开。

    好在前方皇帝也没有再磨叽,让随侍的大公公宣布赏花会开始。

    按照管深说的程序,等花童上过香,她们就要给各桌上糕点了。

    “上香祈福——”大公公单德子拖长了尖细的嗓音唱喏。

    弦音便看到一个衣着华丽的小男孩出现在前面,约莫八、九岁的样子。咦?花童不是应该两个吗?还有那谁,王婶的孙女儿呢?

    众人也发现了这个异常,有些莫名,卞惊寒亦是敛了眸光,侧首看向管深。

    管深会意,转身欲去前院看看怎么回事,便看到一人慌慌张张、急急奔走前来。

    正是王婶。

    一走近,便“扑通”一声跪了,吓了众人一跳。

    “请皇上、皇后娘娘、太子殿下、三王爷,以及各位王爷、公主、大人们恕罪,奴婢的孙女儿出水痘了,恐其传染,奴婢不敢带她前来。”

    王婶脸色苍白,略带哭腔的声音哆嗦着,着急紧张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不少人的脸色就变了,特别是皇帝,瞬间黑了脸。

    管深看了眼卞惊寒,见他俊眉也微微拧了起来,便转眸斥向王婶:“出水痘为何不早说?”

    早说换个花童便是,如今这样,时辰已到,再去另寻花童根本来不及,而且,这样很触霉头的,毕竟是祈福讨吉利的事,当今皇帝最忌讳这些。

    王婶又慌又惧,急得老泪纵横。

    “不是奴婢不早说,是昨夜还好好的,早上起来也好好的,穿戴整齐出门时还没事,大概是吹了风,才起了水痘,所以,所以......奴婢才......”

    “老三准备怎么办?”

    像是根本不想听任何解释,皇帝直接冷声将王婶的话打断,问向卞惊寒,脸色极其难看。

    卞惊寒微微敛了眼波,正欲起身,边上的大婢女彩珠已先“扑通”一声双膝跪地。

    “启禀皇上,昨日三王爷就吩咐过奴婢,说,花童毕竟是小孩子,难保不出这样那样的状况,为了确保皇上、皇后娘娘和诸位王爷公主大人们的雅兴不被影响,三王爷让奴婢要确保万无一失,并做好双重准备。所以,此花童来不了,我们还有花童可以上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怔。

    皇帝瞥了卞惊寒一眼,面色稍霁,扬袖:“那便快上,别误了时辰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彩珠从地上起来,转过身,朝弦音招手:“快过来!”

    弦音错愕。

    她?

    叫她过去?

    让她临时救急做花童?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