果然是遵循大人物最后一个出场的千年定律,等所有人都到了,皇帝和皇后二人才在卞惊寒的亲迎下,以及一堆宫人的簇拥下姗姗来迟。

    众人连忙起身行礼,弦音也随着大家一起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山呼“皇上万岁、万岁、万万岁,皇后娘娘千岁、千岁、千千岁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皇帝扬袖让大家平身。

    “谢皇上。”

    众人起来,待皇帝和皇后在正前方的主座上坐好,才纷纷归位落座。

    弦音细细打量了一番皇后。

    三四十岁的样子,面容姣好,一袭墨绿色凤袍,妆容化得极其精致,发髻梳得一丝不苟,簪花讲究、步摇轻曳,微微扬着唇角坐在那里,雍容华贵,确有母仪天下的风姿。

    只不过,并非她梦里的那个女人,这一点她很肯定。

    虽然在梦里,从未见过那个女人的脸,但是气质,以及体型、体态都不符合。

    弦音本还抱着一丝希望的,如今彻底破灭。

    哎,这个赏花会连那么多大臣的女儿都让参加了,皇帝为毛一个嫔妃都不带,就带皇后一人出席啊?

    如果后宫全员出动就好了,哎,这么好的机会就这么白白地浪费了。

    正失落懊恼,前方皇帝笑着出了声:“不错不错,看来此次赏花会老三是费了点心思的。”

    坐于席间的卞惊寒起身,对着皇帝微微一鞠:“父皇喜欢就好,一切都是儿臣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皇帝满意点头,招招手,示意他坐,“今年的鸢尾开得早,这是吉兆啊,看来,三王府今年是要添喜事了。”

    边上的皇后连忙笑着接腔:“是啊,也是时候该有喜事了。今儿个来了那么多风华正茂的妙人儿,本宫看着也欢喜得紧,说不定啊,三王爷的缘分就在其间呢。”

    皇帝没做声,看向卞惊寒。

    其实,是所有人都看向他,包括弦音。

    那些下人猜得可真准啊,这赏花会还没开始呢,就先提卞惊寒的终身大事了。

    她很想看看卞惊寒会如何回应。

    既不能拂了皇帝和皇后的颜面,也不能伤了在场妙人儿的心,伤她们的心,就等同于得罪那些重臣,可是,他这种人,应该也不会迫于压力、违心做什么决定,不然也不至于三王府到现在还没有女主人。

    就在她好奇之际,卞惊寒已轻笑出声:“父皇和皇后娘娘就惯会打趣儿臣。”

    一句似委屈、似玩笑、似抱怨、似晚辈对长辈撒娇的话,让帝后二人怔了怔,又互相看了看,然后便都笑了。

    见帝后二人笑,众人亦跟着笑,稍稍有些凝滞的气氛顿时就缓和了下来。

    艾玛,老狐狸啊,这太极打得真好!

    弦音心里啧啧。

    忽然小腹传来一阵疼痛,她皱眉捂了捂,紧接着下身也传来不适,她猛地想起一件事,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完了!

    大姨妈来了!

    这几日忙,她都忘了记日子。

    要命的是,这幅身子不同于她的,她每次来大姨妈,刚开始一两天量都很少的,一般五到七天干净,可这幅身子,一来就量多,三天就结束。

    下意识地拿手摸了摸婢女服的后面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入手**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