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次轮到弦音无语了。

    原来是她的衣服勾在了他的锦带上,难怪他一直倾着身,想必正在弄开,可她突然一转身用力过猛才导致撕扯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竟然误会是他故意的,就说他平素都是一副禁欲冰山男的样子,怎么就龌龊到对一个孩子起了歹心?

    弦音有些尴尬,原本煞白的小脸也因为窘迫浮上两朵红云。

    卞惊寒瞥了她一眼,低头将钩挂在腰间饰物上的布块弄了下来。

    弦音躺在那里,看着那块衣料飘落在自己旁边的地上,准备伸手捡过来,可又想,捡过来也没用,也遮不住后背。

    怎么办?总不能一直赖在地上不起来吧?

    “那个......能不能麻烦王爷帮个忙?”

    卞惊寒不冷不热看向她,没做声。

    弦音咬了咬唇,“就是......烦请王爷吩咐管深管家,或者吩咐个下人去致远院找上屋抽梯,或者笑里藏刀,让她给我送件衣服过来......”

    卞惊寒堪堪回头,左右看了看,问:“管深和下人在哪里?”

    弦音:“......”

    平时不都是他喊一声,管深或者就有下人前来吗?虽然书房里没有人,听雨轩外面肯定有人时刻候着等差遣的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分明就是故意不帮她!

    算了,靠人不如靠己,撇撇嘴,她便扯开了嗓子大叫:“管家大人!管家大人!管家大人在吗?管家大人———”

    见她小脸憋得通红,卯足了劲一声叫得比一声高,卞惊寒俊眉一蹙:“闭嘴!”

    弦音噤了声,躺在那里委屈巴巴地瞅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想让他们进来看你这个样子,尽管喊!”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,她这个样子似乎、的确、是有那么一点......

    “那......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卞惊寒瞥了她一眼,大手开始解腰间锦带。

    弦音见状,又是本能地脸色一变:“做.....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本王要做什么!”卞惊寒黑脸反问,明显表现出了不悦。

    “本王不过是觉得,毕竟是本王的腰饰勾住了你的衣服,所以,外袍给你。”

    弦音晕死。

    好吧,她又小人之心了。

    再度闹了个两颊发热,正准备说声不好意思,门口忽然有两人一前一后急急进来。

    前面的是管深,一脸急色,想来是听到了她的喊叫,后面是彩珠,手里端着托盘,托盘里是茶盏。

    两人一进门,齐齐停住了脚,愣住。

    不,应该说被书房里的情景吓住了,一人躺在地上,小脸沱红,一人站于边上,正宽衣解带。

    这......

    更让他们傻眼的是,只一瞬,他们甚至还没看清地上那丫头身上衣服的情况,他们的王爷就脱了外袍一抛,墨黑的华袍鼓风展开,在空中跌宕落下,委于那丫头的身上,将其盖得严严实实,只露了个小脑袋。

    这......

    两人完全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弦音也是汗了汗,想着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,就已看到身着黑色中衣的卞惊寒举步朝门口走。

    “有事吗?”经过管深和彩珠身边时,淡声问了句,脚步未停,径直下楼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