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然后便是落笔写了。

    写的时候,她自然是写得跟鸡爪爬过的一般。

    一来不能暴露自己原本会写字,二来,不能让他看出来那日那副字画是出自她手。

    好在是临摹,也不知道他用的这个叫做什么体,反正不是她那日用的正楷。

    “写得太过松垮,笔画要连贯,多练几遍,将这张宣纸余白的地方写满。”

    弦音照做。

    可是,毕竟毛笔拿得少,而且,还要各种刻意,所以没写多久,手就酸得不行。

    就在她咬牙忍受之际,突然腰间一热,是他的大手,如同昨日那般将她的腰身一扳:“给本王坐直了!”

    话落,大手又来到她的下巴,修长的手指将她的小脸往上一挑:“昂首!”

    指尖的温度落在她下颌的肌肤上,弦音心口一颤,吓得抬头的同时,赶紧挺起胸.脯,生怕他“昂首”的下一句是“挺胸”。

    似是被她突如其来的大幅度动作逗到了,卞惊寒唇角微微一勾:“坐直就可以,不必这般紧张僵硬。”

    她能不紧张吗?

    因为他说哪里,手就落在哪里。

    弦音继续。

    卞惊寒就站在边上看着。

    大概是见她写了不少,却依旧鬼画符一般,他便干脆如同昨日教她磨墨一样,直接倾身伸手裹了她的手,引着她写。

    弦音的一颗心又难以抑制地失了节奏。

    好在他就带着她写了两个字,就松了她的手,让她自己继续。

    可就在卞惊寒准备直起腰身的时候,蓦地发现自己腰间锦带上镶嵌的金属装饰竟勾到了她后背的衣上。

    见她全神写字,他也没有多话,就倾着身子准备随手将钩挂的地方分开。

    谁知这个时候弦音忽然感觉不对,既然都已经松了她的手,为何他的呼吸还离她那么近,分明还是倾着身的样子,她本能地猛一转身去看。

    “嗞啦”一声,布帛撕裂的声音突兀地响起。

    凉意袭背,卞惊寒手里的一大片衣料入眼,弦音惊觉发生了什么,因为婢女服比较厚,她里面就只穿了件兜衣,兜衣是没有后背的,所以......

    脸色大变,她尖叫出声:“啊———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就想护住自己露在外面的背,可是,身边没有任何的遮挡物,椅背是镂空的,墙又太远,情急之下,她干脆从椅子上往下一滑,躺在了地上,双手抱胸,生怕前面的衣服也掉了。

    卞惊寒:“......”

    看到男人的袍角略微动了一下,弦音大惊,慌乱地踢着小脚往上蠕动了几分,满眼戒备。

    卞惊寒嘴角抽了抽,再次无语。

    刚准备朝她视线容易看到的范围内走两步,却已激起她的惊叫:“别动!别过来!”

    “你这般乖乖躺着,难道不是为了方便本王......”卞惊寒仍旧逼近两步。

    弦音面白如纸:“当然不是!你若再敢往前,我就......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卞惊寒骤然沉声,吓了弦音一跳。

    “本王还不至于如此饥不择食,对一个还未长开的身子图谋不轨。”

    边说,边松开五指丢了手中布料。

    弦音发现,那块布料竟并没有掉在地上,而是挂吊在他的腰间。

    “知道怎么回事了吧?”他冷着脸问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