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奴。”卞惊寒直接念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nu?”弦音又扑闪着大眼睛看着他,念这个音的字有很多不是。

    “嗯,奴,奴婢的奴,奴才的奴。”男人略略垂着眸,黑曜一般的凤目凝落在她的小脸上。

    弦音便笑了,双手拿起那张写着奴字的纸。

    “原来,奴字是这样的,就知道昨日七王爷是故意找茬的,所以,我就也故意顺着他的话,说我额头上的是奴字堵他,看他好意思不好意思?”

    方才,她心念电转、快速思忖的是:她是该装作大惊小怪,明明昨日七王爷说她额头上的那个是奴字呀,怎么奴字又是这样呢?还是应该表明虽然自己不识字,但是却也知道昨日额头上的不可能是奴字?

    最终,她决定后者。

    毕竟,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,虽然装不识字,但是,总见过字,一团方方正正的黑墨,怎么可能会是个字?演戏也不能演得太假,否则适得其反,又招他猜忌。

    还有,看他此刻所为,说明昨日在他出现之前所发生的一切,他都看到或者听到了,既然如此,她昨日可是维护了他,这样一个表忠心的机会,她可不想浪费。

    显然,卞惊寒对她的回答也很满意,挑挑眉,轻嗤:“人小,胆子倒是不小,还故意堵他看他好不好意思?你可知道,对方可是当今太子和七王爷?掌掴三十下去,你今日还能起来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,他明明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嘛!什么叫王爷效仿前朝皇帝在下人额上刻奴字?当时佩丫就跟我站一起,就算我额头上有,佩丫额头上也没有啊,佩丫也是下人吧?这七王爷看到风就是雨,分明就是找茬儿!”

    弦音故意一口气说完都不带停顿的,涨红了脸、气鼓鼓。

    卞惊寒似是被她的样子愉悦到了,薄薄的唇边勾起点点微弧,甚至还很随意地抬手摸了一下她的发顶,虽然只是轻浅一下,未做半分停留,就像是只从她头顶隔空挥过一般,但是,弦音还是感觉到了,心神禁不住一旖。

    所以,他这个动作是见她义愤填膺安抚她?

    “昨日你是不是说过,奴字是你学到的第一个字?”男人又忽然开口。

    呃。

    弦音愣了愣,昨日她是说过,可,那不是瞎说的吗?

    不明其意,她疑惑看向男人,所以呢?

    “所以,如你所愿!”男人薄唇轻启,逸出六字。

    一颗心起落,弦音汗。

    原来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“谢王爷成全。”心里终究是欢喜的,弦音笑着说完,垂眸看向手中的字。

    管他让她第一个学这个字,是不是让她记住自己为奴的身份?反正说出来的这理由,她爱听。

    “既然已经认识了,便开始学着写吧,等你学会了这个字,本王教你写你的名字。”边说,边用修长的手指敲了敲宣纸的空处,示意她临摹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弦音拿起毛笔,一拳头握住笔杆。

    “不对,看本王怎么拿。”男人自笔架上重新拿了支笔,示范给她看。

    她便一本正经、一丝不苟地照着他的样子做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