翌日清晨,弦音料理完姐姐,便早早地来到听雨轩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次自己会比卞惊寒先到,没想到她上二楼,卞惊寒又已经坐在那里了。

    她忽然想起一句话,富二代官二代不可怕,可怕的是富二代官二代比你还勤奋、比你还自律。

    “王爷早!”她笑嘻嘻上前行礼。

    卞惊寒自书中挑起眼皮,瞥了她一眼,不咸不淡道:“早吗?”

    不早吗?

    搞得弦音一时不知该如何回。

    她只是跟他打招呼好伐,又不是真指早晚。

    蓦地想起昨日的事,她又小身板一鞠:“昨日多谢王爷出手相救。”

    虽然,她觉得一切皆是他引起,若不是他小气吧啦地生气了,她就不会将墨弄到自己额上,若不是他霸道蛮横不让擦,她也不会顶着个垢面出去,若不是她垢面出门,那个混蛋卞惊书就没这个文章可做。

    但是,他毕竟是高高在上的主子,他当时若不救,她也没有法子不是,所以,谢,一定是要谢的!

    哪怕只是口头上的。

    不过,说实在的,后来只要想起那一个瞬间,她都有些难以抑制的小激动呢。

    以前总在上看到,什么千钧一发之际,谁谁谁同天神一般从天而降,大抵写的就是这般情景吧?

    “磨墨吧。”卞惊寒却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弦音乖乖走到桌前,动手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挑墨锭、放砚池、加水、研磨......

    大概一盏茶的功夫,大功告成。

    “好了,请王爷过目!”

    卞惊寒再度从书中抬起眉眼,瞥向砚台,末了,又伸手过来接了墨条,将墨水搅了搅,再拿起墨条看了看,眸光微敛,眼梢一掠,瞥向她,“回去做功课了?”

    弦音心口一撞。

    靠,这也看得出来?是她磨得太好了吗?早知道就应该有所保留。

    是,她就是做功课了,恐今日又被这个男人挑三挑四,她昨夜趁大家都入睡之后,去老将军的书房偷了砚台和墨锭,悄悄练习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没......”她摇头,“我也想做功课,可没有砚台和墨,都是昨日王爷教得好,我谨记于心。”

    打死都不承认,承认做功课,就等于承认偷!

    卞惊寒略略挑了挑眉尖,也不知是信了还是不信,反正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,而且,大概是因为她的表现良好,所以,心情也不错。

    “嗯,不浓不淡、细腻均匀、量也适中,勉强过关。如此,今日本王便开始教你识字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放了手中书卷,随手取了一张宣纸铺于桌上,再执起毛笔,于砚池里蘸上墨。

    笔尖落于纸上,一笔一画、潇洒挥毫,行云流水间,一字已成。

    “过来坐。”放下笔,他自位子上起身。

    弦音怔了怔,见他从位子边走出,这才敢肯定他是让她坐到他的椅子上去。

    听话过去,坐好。

    方才因为所站的位置正好被一排笔架所挡,她并没有看到他写的是什么字,如今坐于面前,便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知道这是什么字吗?”卞惊寒问。

    弦音眸光闪了闪,她自然是认识。

    摇摇头,她抬眸疑惑看向卞惊寒,心念却在一瞬间百转千回,快速思忖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