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我勒个去,这也叫轻罚?

    弦音简直要骂人了。

    边上佩丫更是吓得面薄如纸。

    见两人都不动,卞惊书彻底被激怒,“两个贱婢竟然也敢无视本王爷的话!”

    说完,几步上前,一把擒了弦音的胳膊,扬起另一只手就朝弦音的小脸上甩去。

    避无可避,弦音吓得赶紧闭了眼。

    预期的疼痛并没有落在脸上,却是死一般的静寂,她长睫颤抖着睁开眼,愕然发现卞惊书高高扬起的胳膊竟被一只大手握住。

    视线再往上,她就看到了那只大手的主人,赫然是卞惊寒。

    “七弟这是做什么?”卞惊寒先开了口,声音很淡,唇角也微微勾着一丝弧度,但弦音清楚地看到了他眼底的那一抹寒。

    手腕被捉着,卞惊书脸色甚是难看。

    “这小贱婢冲撞了五哥,我教教她规矩!怎么?三哥这是要护短吗?就算她是三哥府里的人,可她只是一个贱婢......”

    “她也只是个孩子。”卞惊寒不徐不疾淡声将他的话打断。

    “还有,”他松了他的手,声音略略转沉:“就算为了冯老将军,我护短几分又如何?”

    卞惊书一时语塞。

    气氛明显有些冷凝。

    “既只是个孩子,又是无心之失,此事就到此为止。”一直沉默不语的卞惊卓适时地出了声,并度了个略带警告的眼神给卞惊书。

    卞惊书虽心中不快,却也不敢造次。

    想起冯老将军那日不惜以帝王之诺换下这小丫头的贱命,心中多少生出几分畏惧。

    猛地一把甩开弦音的手臂,弦音骤不及防,脚下踉跄,眼见着就要摔倒,后腰一热,卞惊寒的大手及时地将她扶住。

    刚险险站稳,大手便已撤离,弦音心有余悸地站在那里,有些缓不过神。

    “还不快谢太子殿下!”卞惊寒冷瞥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她回神,长睫颤了颤,拂裙跪了下去,边上佩丫见状,也慌忙随着一起。

    弦音俯首:“多谢太子殿下大人大量。”

    她俯首的同时,卞惊寒也对着卞惊卓鞠了鞠身。

    卞惊卓扬袖,示意弦音和佩丫起来,卞惊寒适时吩咐两人:“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弦音和佩丫如同大赦,赶紧离开。离开的时候,她听到他们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不知太子殿下跟七弟今日怎么有空前来,请恕我有失远迎。”

    “三哥不必客气,我们是看完蹴鞠比赛,路过三王府,便想着进来看看三哥。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另一口井边,佩丫摇了一桶水上来,掏出自己的帕子,放进水里浸湿。

    “那个七王爷仗着自己是皇后娘娘所生,太子殿下又是他的亲哥哥,嚣张跋扈得很,谁惹了他都没有好下场,每次他来三王府,我们都是能躲就躲,能避开就避开,以后,你也提防点,不要招惹他。”

    弦音还在想方才的事。

    佩丫将帕子稍稍拧了拧,递给她:“快擦擦吧。”

    弦音回过神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谢什么,我的命还是你救下的呢,如果不是你,我那日肯定就被杖毙了。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