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在弦音第八次倒掉砚池里的墨汁,重新开始的时候,她终于明白了这个男人的一片“好心”。

    “太浓了,笔尖推不开,字会凝于一团,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太淡了,不仅字色不黑,字也易散不成形,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太粗了,宣纸易破字亦难写,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太少了,写几字又得重磨,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这分明就是打着好心教她识字的幌子,变着法地折磨她好吗?

    好不容易终于满意了,她已不知自己重磨了多少回,她只知道胳膊酸得好似不是她的一样,届时,窗外已是晌午的光景。

    “今日就到此,明日继续。”

    弦音如同大赦,行了礼就转身一溜烟下楼,楼梯上碰到同样快步上楼的管深。

    “管家大人。”她连忙打招呼,对方甚是敷衍地“嗯”了声,脚下一刻也不耽误,急急上楼。

    弦音愣了愣,太子和七王爷来了?

    方才管深跟她迎面而过的那一刻,她从他眼里看到的就是这个。

    难怪那么急着去跟卞惊寒禀报。

    这些事弦音自是不上心,继续下楼,边走边掏了帕子擦额头。

    墨迹早已干透,帕子擦不掉,出了听雨轩,她便轻车熟路地朝院中的那口井而去,准备打水将脸洗干净了再回致远院。

    还未行至井边,便听到前方骤然响起陌生的男声。

    “哟,这不是那日擅闯禁园,差点被父皇处决的那个小贱婢吗?”

    弦音一震,抬起头,两华服男人入眼,就站在前方不远的一棵大榕树下,一人白衣飘飘、一人青衣湛蓝,皆冠玉束发、一身贵气。

    出声之人是青衣男子。

    有管深的心里在前,故只一眼,弦音便猜到了二人身份。

    当今太子卞惊卓和七王爷卞惊书。

    那日在宫里,生死时刻,一心只在帝王身上,也未去看其他人,并不知当时都有哪些人在场、且谁又是谁。

    白衣男子腰间锦带是玉带龙纹,青衣男子是玉带蟒纹,所以,白衣是卞惊卓。

    装作并不知晓对方是谁的样子,她对着二人的方向躬身略略施了个礼,就准备从边上的侧路绕道离开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还是卞惊书。

    “过来!”他朝她招手,那倨傲不可一世的样子,就像是召唤小猫小狗。

    弦音眼睫颤了颤,抿了唇,只得移步过去,还未行至跟前,不知从哪里突然冒出一个身影,过来一把拉了弦音就跪。

    “奴婢给太子殿下、七王爷请安!”

    急急说完,便飞快示意弦音,弦音这才看清是谁,是那日差点被杖毙,被她救下的那个婢女佩丫。

    想来后来两人都在养伤,这竟是自那日之后她们第一次见。

    弦音知道佩丫此举是为了帮她,怕她不识两个男人冲撞了对方,遂随着佩丫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看来,这两个男人也不是第一次来三王府,不然佩丫也不可能认识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。”温润如风的声音响起,让弦音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许是有卞惊书嚣张跋扈的样子在前,这道如五月清风般的声音就显得有些格外。

    被佩丫拉着起身的同时,弦音抬眸望去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