弦音不傻,自是知道他被什么呛了,他自己的口水呗,至于为什么会被自己的口水呛,当然是因为她的这个二百五举措。

    只有二百五才会如她这般做吧?

    但是,有的时候,让自己二百五一点,或许比认错道歉更有用。

    男人止了咳,情绪不明地吩咐道:“让人打盆水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她飞快领命,作势就要转身下楼,管深正好拾步进来。

    先是看到她的样子,管深一怔,再是看到他们家王爷的脸,管深就傻了。

    一个额头上偌大的一个黑印,方方正正,一个脸颊上黑点数枚,俨如七星北斗。

    这......这是怎么了?不就教个识字吗?怎地就弄出这般惨烈来?

    “管深去打水!”男人冷着脸开口。

    管深这才回过神,连忙颔首领命,“是!”

    弦音不用去了,就只得低着脑袋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男人转身,走到桌案边坐下,抬眼看向她,修长的手指敲了敲身前的桌面,发出几声清脆之响。

    “傻站在那里做什么?墨磨好了吗?”

    还要继续啊?

    弦音没做声,识趣回到桌边,见桌上也被溅了墨汁,先拿了一旁的抹布将其擦干净,这才重新执起墨条,缓缓磨起来。

    磨了几下又停住。

    “那个......”她不知当讲不当讲。

    “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弦音犹豫了片刻,还是开了口:“能不能麻烦王爷不要坐在这里,离王爷太近了,我怕等会儿又失手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再失手一次试试看!”男人直接将她的话打断,语气极其不善。

    弦音:“......”

    好吧,当她没说。

    其实,她的要求并不过分,书房里有两张书桌,一张大的,摆于书架前主位,一张小的,摆于窗边,她现在就在小的这张上面研墨,他大可以坐到大桌那边去啊,坐到那里同样可以看到她磨墨,这张桌子本来就小,他又就坐在对面,这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不是。

    没多久管深便端了清水进来,平素这个男人写字完也是要净手的,所以书房里有一个专门放铜盆的精致盆架。

    “下去吧。”见管深放了铜盆,男人起身,举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管深颔了颔首,偷偷抬眼睨了一下男人,又眼梢一掠,转眸看了看弦音,然后,才表情有些一言难尽地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男人挽了袍袖,倾身净脸。

    弦音一边磨,一边瞅他。

    也是奇怪得很,就那么一个简单的动作,每个人每天都要做的动作,他做,就是有种说不出的优雅矜贵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她又想到另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这厮就让管深准备了一盆水,这是不打算让她洗呢,还是想让她用他洗过的水?

    男人净完脸后又坐回到了位子上,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弦音低头磨了一会儿,抬起脑袋,笑嘻嘻道:“那个,王爷的脸已经洗干净了,我也不好继续这么脏着污王爷的眼,所以,我......擦擦?”

    放了手中墨条,她弯腰拾起地上自己的那块帕子。

    “不许擦!”男人霸道的声音传来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