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晒书那日,也是在这听雨轩,同样是在这间书房里,为了不让人看到她偷攥在手里的朱砂,她情急之下在他身上吊了一会儿,他当时差点杀了她。

    这般忌讳让人触碰的一个男人,此时此刻,竟然握着她的手教她磨墨?

    事出反常必有妖!

    他又想作什么妖?

    正想得入神,头上蓦地一痛,某人空闲的那只手直接一记爆栗敲在她脑袋上,“给本王专心点!”

    弦音低呲。

    还没来得及护痛,又听得男人的声音响在耳畔:“本王最后教你一遍,若还不会,就自己到管深那里去领罚吧。”

    啊?领罚?

    弦音汗,这种事情还要受罚?

    果然和蔼叔叔扮不了几秒就本性毕露。

    弦音撇撇嘴,可不满归不满,却也不得不打起了十二分精神,专注于卞惊寒和她的手上。

    然而,不专注还好,如此这般将所有的感官知觉都放在他和她握紧的手上,她就觉得自己的那只手不听使唤了。

    又加上书房突然静了下来,静得只有墨条在砚池里面打圈摩擦的细响,和她自己一下一下的心跳,强烈地撞进耳朵里。

    艾玛,这样怎么学得会?

    他可以将她当一个孩子,她却没法以一个孩子的心态。

    “要不,让我自己试试.....”

    她回头,声音却戛然而止,因为,因为她忘了男人的脸就在她的后面,她这样一个猝不及防的回头,唇直接擦上了对方的唇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她瞳孔一敛。

    他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她连忙将脸转回来的同时,他也直起腰身松开她的手,如此毫无防备地失去支撑,她的手往下一落,手中墨条滑倒,差点将砚台带翻,墨条的一端扬起不少黑墨飞出。

    然后,她就清楚地看到,有几滴好巧不巧溅到了卞惊寒俊美如俦的脸上。

    汗。

    弦音傻眼了一瞬,忙不迭丢了墨条赶紧道歉:“对......对不起,我......我不是有意的,我......”

    天地良心,她真的不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不是故意的才好啊,苍天真他妈有眼呢。

    怎么就那么准哟喂?

    见男人的脸黑了下去,不仅沾墨的地方黑了,没沾墨的地方也黑了,她连忙自袖袋里掏了帕子,“王爷赶快擦擦。”

    边说边上前,踮起脚尖作势就要给男人擦,却被男人扬臂一把挥开,帕子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艾玛,真生气了?

    其实,她也不是真要给他擦,她只是做做样子,表示一下她在对自己的行为补救。

    她知道他不可能用她的帕子,只是没想到他那般愤然,她都差点被他挥倒。

    弦音看着他,这才觉得有些害怕.

    是啊,因为他稍微好相处一点,她竟差点忘了他的本性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真的不是故意的......”事已至此,她歉也道了,样子也做了,还要她怎样呢?

    “王爷要是还是生气,要不......”她拿起丢在砚台里的墨条,将磨墨的那头如同盖印鉴一般往自己额头上一按,“我也将自己脸弄脏赔给王爷,以表示我真诚的歉意。”

    墨条拿开,白皙光洁的额头上,一块四四方方的黑印赫现。

    男人像是猛地被什么东西呛到了一样,“咳咳”了起来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