卞惊寒和老将军宫宴结束回府已是下午。

    听说卞惊寒回了厢房,管深便赶紧放了手头上的活儿前去禀报。

    他进去外房的时候,卞惊寒正拿着剪刀在修剪窗台上的一盆盆栽。

    “王爷。”对着背影,他施了个礼。

    卞惊寒回头看了他一眼,又转回去,继续手中的动作,淡声开口:“那丫头怎样?”

    管深愣了愣,有些意外他会先问。

    “大夫已经来看过了,说小丫头伤得不轻,主要是重摔造成的内伤,奴才已经让人按照大夫开的方子抓了药,小丫头也已服了一帖,现下在睡着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“嗯”了一声,“知道了,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管深颔首,本还想再说什么,想了想,觉得不妥,可走了两步,又停了下来,实在忍不住,“王爷,请恕奴才斗胆说一句,那丫头毕竟还只是个孩子,我们是不是太高估她了?”

    卞惊寒拿剪刀的手微微一顿,没有做声。

    沉寂了好半响,管深以为他不会回答,却又听到他一声喟叹:“或许吧。”

    放下手中剪刀,卞惊寒垂眸看着面前的盆栽,微微眯了凤目。

    或许是他疑心太重、太草木皆兵了。

    他何尝不知道她还只是个孩子?

    只是,太多的疑点、太多的巧合、太多的无法解释,让他不得不去怀疑。

    从未踏进过三王府,与三王府的人从未有过交集,第一次进府就揭穿彩珠、救下佩丫,就好像她亲眼目睹了整个事件一般,这是他最不能理解的。

    虽然,她说是做梦所得,可这种骗三岁小孩的话,他怎么可能会信?

    他想过,可能是她想救下佩丫,知道平素彩珠对佩丫不好,故意推到彩珠头上,结果误打误撞了事实真相而已。特别是那日,以为佩丫死了,她哭成那个样子,让他更加怀疑是如此。

    所以,他让管深去查,佩丫是不是她的亲人,她跟佩丫之前是不是认识。

    结果并不是,不是亲人,也从不认识。

    那就只剩一种可能。

    她事先知道彩珠进了他的内室。

    可问题又来了。

    彩珠跟她并不认识,连三王府里的人都不知道的事,她又是如何知道的呢?

    种种假设,一一推翻,最后只剩下一个。

    她是他父皇的人。

    彩珠是他父皇的人,进他内室想找什么东西,想必也是遵他父皇的吩咐,如果她也是他父皇的人,那她知道就不难理解了。

    当然,刚开始他也只是如此怀疑而已,直到他突然想起一个人的眼睛,就是在县衙那日,藏于屏风后偷窥的那只眼。

    分明就是她!

    他后来派管深去县衙查,只查出她是流落街头,被张山收留而已,并无其他收获。

    既然被张山收留,吃穿不愁,做什么还要跑出来卖猴子卖自己?

    他很难不觉得她是蓄意。

    而让他跟卞惊澜去那个小县衙,是他父皇的主意,这又让他不得不将她跟他父皇联系在一起。

    只有她是他父皇的人,所有的一切才解释得通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