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被副将背着出宫的路上,她一直在想这个问题,却怎么也想不通。

    几次看向管深,想从他的眼里看出点什么,他却又没在想这件事。

    其实,她也不傻,脑子里一些点儿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比如,让她一人等在亭子里,却带上了管深和副将,又比如,姐姐突然发狂了一般疯跑,却专挑幽径小道,最后跑进禁园......

    的确是反常的。

    只是,她没法将这些点连成线,她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更想象不出他们的动机和目的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一个局,是他们做的一个局,那......卞惊寒这个男人也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不行,她必须搞清楚!

    她可不想做被人卖了,还帮人数钱的那种人。

    回到三王府,副将直接将她背回致远院的厢房,放到榻上,上屋抽梯跟笑里藏刀看到,都吓坏了,不知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将同样受伤不轻的姐姐放在边上的一个椅子上,管深便急急吩咐二人:“你,速去请大夫,你,先去烧些热水。”

    两人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弦音躺在榻上,浑身疼得厉害,但是,压在心头的问题不搞明白,那份压抑的感觉比身上的疼痛更让她难受。

    想了想,她艰难地撑起身子,哑声唤副将,“能帮我去倒杯水吗?我喉咙好干......”

    副将是话很少的那种人,但绝对是行动派,而且人不错,听到她如此说,自是跑得飞快。

    厢房里便只剩下她和管深了。

    大概是为了让她等会儿喝水方便,管深也没让她躺下去,而是拿了枕头塞在她身后,让她靠坐着。

    “还好吧?”他问她。

    “嗯,”弦音点点头,抬眼看向他,一脸真诚道:“谢谢管家大人。”

    管深没做声。

    弦音看着他的眼睛,伸手指了指椅子上奄奄一息的姐姐:“对了,大夫也能看姐姐吗?是不是要请个兽医看看?今日说来也怪,姐姐反常得很,就像是吃错药了一般,发了疯地跑,我怎么喊都不停下来......”

    ———那无色无味的引猴散可是出自江湖第一制药高人破凌云的手,一直从凉亭撒到禁园,猴子一旦被引住,能喊停下来才怪。

    从管深的眼里读完这条心里,弦音呼吸一颤。

    心情一时不能平静,她微微喘息。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果然一切都是预谋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“等会儿大夫来了看吧,能治姐姐就治,不能治再去请兽医。”管深回道。

    完全沉浸在自己心事中的弦音一个字也没听进去,只盯着他的眼睛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管深没懂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王爷要这样对我?”弦音一字一句、字字清晰。

    管深脸色微微一变,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王爷要对我......那么好?我只是一个下人,王爷为什么愿意救我,愿意为我跪地跟皇上求情?还有将军也是,为什么都对我那么好?我只是一个不懂事的小丫头,何德何能能得到如此......厚待?”

    管深明显松了一口气,眼波微闪,“那还不是王爷跟将军仁德,你毕竟是三王府的人。”

    弦音一瞬不瞬地将他眼中的真正心思看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终于明白了一个大概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