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莫名之际,只见他忽然转过身,对着帝王抱拳一鞠。

    “皇上,虽然老三那臭小子有那么一点言过其实,但是吧,这丫头的确很入老臣的眼,老臣记得当年皇上曾允诺过老臣一个愿望,不知老臣今日能否用其换下这小丫头?”

    众人都有些怔住。

    在场的一些年纪稍长的都知道,帝王年少登基,当时时局动荡,朝中有其他皇子对皇位虎视眈眈,朝外有外敌不断侵略骚扰,内忧外患,是这位冯将军带兵南征北战,助其安内攘外。后来,大楚江山稳固,老将军也年事已高,便主动交了兵权,退官颐养天年。

    这样忠心为主、又不贪慕权势的臣子,帝王会允诺其愿望,也实属正常。

    只是大家没想到的是,他竟然轻易地拿来换这个不懂事的小丫头的贱命了。

    帝王眸光微微敛起,唇角一勾,自是应允:“既然将军开口,朕岂会不答应?”

    一个老将军,虽已退出朝堂,可毕竟曾经战功赫赫,若振臂一呼,地位依旧不容小觑,这样的人,用一个未知的、一直悬在那里不提的愿望来换一个无足轻重的黄毛丫头,对他一个帝王来说,当然是喜闻乐见的。

    何况,还有这么多人见证。

    明黄衣袖一扬,示意放人。

    “谢皇上!”

    老将军再次抱拳一鞠。

    禁卫松手,弦音又摔趴在了地上,她却已经忘了痛,混混沌沌只觉得一切就像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所以,她是不用死了吗?

    不用再被拖下去处决了吗?

    直到看到管深过来抱起姐姐,而副将将她从地上搀起来,背在背上,她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她此刻的心情,情绪瞬间如决堤的海水一般失控,她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“谢谢......谢谢将军,谢谢王爷......”

    第一次,她是如此庆幸,她认识了他们两人。

    也是第一次,她如此发自肺腑地感激他们。

    帝王以及众人已经离开,就剩他们五人。

    卞惊寒优雅地拍拂着袍角上的灰尘,闻见她哽咽道谢,眼梢一掠,瞥了她一眼,没做声。

    老将军摇头叹息:“人和猴都伤成这样了,看来是表演不成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先送她们回府,然后,找个大夫看看。”卞惊澜吩咐管深。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将军和王爷,真的非常感谢......”

    弦音吸着鼻子,似乎除了这句,她再也找不到其他语言。

    卞惊寒眸光微微一闪,扬袖:“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对管深说的。

    “是!”管深领命。

    因为管深抱着姐姐就站在副将边上,而弦音趴在副将背上,所以,一个转眸便看到了管深的眼睛。

    ———这丫头的伤毕竟是我们造成,是应该找个大夫好好给她诊治诊治。

    弦音瞳孔一敛,震惊。

    被这条她从管深眼里读到的心里震惊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?

    什么叫她的伤毕竟是他们造成?

    明明,明明是守园的禁卫伤的不是吗?跟他们什么关系?

    不懂!

    好懵......

    若不是离得实在是近,看得实在是真切,她真的会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了?

    缓缓转眸,怔怔看向卞惊寒,她忽然觉得手足冰凉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