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时辰也不早了,拖下去处决掉吧。”前方帝王的声音再度响起。

    弦音的一颗心也彻底沉到了谷底,从未有过的绝望排山倒海一般碾压过来,当两个禁卫钳住她的手臂,她已经忘了挣扎。

    一切尘埃落定。

    帝王作势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一道低醇的嗓音突然响起:“父皇!”

    所有人一怔。

    弦音更是心口一撞,愕然抬眸。

    泪眼朦胧处,便看到那抹方才她遍寻不见的高大身影正拨开人群,黑袍如墨动,自乌泱乌泱的人后走出。

    卞惊寒......

    他,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那一刻,她的情绪差点失控。

    虽然她不知道,他是不是来救她,能不能救她,但是,就像溺海的人看到了唯一的浮木,本能地就想抓住。

    “三王爷......”她哑声唤他,拼了力气。

    卞惊寒瞥了她一眼,轻抿着薄唇,径直行至帝王跟前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着他,包括帝王。

    只见他一撩袍角跪下:“父皇,这小丫头是随冯老将军进宫,为云妃娘娘寿宴表演猴戏的,人小不懂事,又大字不识,才会误入了禁园,并非有意闯入,恳请父皇看在她还是一个未成年孩子的份上,给她一次机会、能饶她不死。”

    弦音听在耳里,眼泪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卞惊寒俯首于地,虔诚一伏。

    帝王微微眯了眼,垂目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既然王子犯法,都是与庶民同罪,又何分成人,还是孩童?律法面前,人人平等,既已规定,擅闯禁地者死,就得死。”

    那云淡风轻、又毋庸置疑的口气,不给人一丝一毫机会。

    卞惊寒缓缓抬起头,与此同时,眼梢一掠,给人群中的管深飞快地度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管深会意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卞惊寒抱拳:“父皇所言极是,但是,法不外乎人情,儿臣恳请父皇能法外开恩,绕过小丫头这次。”

    再次伏地,深深一鞠。

    帝王便微微挑了眉。

    “老三,这可不像你,几时你会好心到给一个下人去求情了?”

    当日为撇自己清白,云妃当众悬梁,都未曾出手阻止的一个人,今日竟为了一个不懂事的黄毛丫头跪地磕头求情,不是也应该袖手旁观才对吗?毕竟,那般最能撇清三王府。

    “回父皇,儿臣并未变得好心,只不过,这小丫头并非一般下人,她是十一弟买来送给冯老将军的,甚得老将军欢心,儿臣是见难得有跟冯老将军投缘的......”

    卞惊寒的话还未说完,就被一道轻哼声打断:“臭小子,什么叫难得有跟我投缘的,说得我好像多不近人情、多不好相处似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震,包括弦音。

    只见一鹤发童颜的老人拨开人群走出来,正是冯老将军。

    “皇上!”

    对着帝王躬腰一施礼后,冯老将军脚步未停,继续往前,一直走到弦音跟姐姐的面前,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双手背于身后,吹吹胡子,蹲下身瞅了瞅弦音,又瞅了瞅姐姐,白眉一皱:“哎呀,怎么搞成这个样子?若不是管深去找我,我还不知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,你呀你,还真以为自己叫借尸还魂,就不会死啊,死了还能还魂啊?我跟你说,命只有一条,死了就死了,要珍惜,知道不?”

    弦音:“......”

    不止弦音,在场的所有人都一脸懵逼,不知他唱得哪一出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