强自敛了敛心神,她听到自己说:“民女极擅占卜。”

    然后,在所有人的注视下,她随手抓了手边上的几个小石子,就像丢羊角卦一样朝上一抛。

    小石子落地,她装模作样地看了看,然后,抬头,吃力地伸出小手臂一指,直直指向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众人脸色一变,以为她指的是帝王。

    直到听到她的声音紧随而起:“这位公公,”众人才发现她指的是帝王身侧的贴身内侍大太监单德子。

    单德子一惊,不知指他何意,一脸莫名瞅瞅帝王,又瞅瞅弦音。

    弦音也适时出声:“如果民女的卦面没有出错,这位公公的袖袋里,应该装了一包今日摆席用的桃子。”

    弦音声落,众人哗然。

    大家都没有想到她说的是这个。

    单德子一脸尴尬。

    弦音并未停,还在继续说:“当然,并非公公偷吃,而是公公去御膳房的时候,御膳房的人给公公的,公公忙碌,顾不上吃,便揣进了袖袋里。请问公公,民女所言是否正确?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看向单德子,包括帝王。

    单德子窘迫得厉害,一张脸涨得通红,“皇……皇上,奴才,奴才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知该如何解释,其实在宫里,像他这种在帝王身边近身伺候、又深得帝王信任的大太监,讨好巴结的人不少,被人塞点好处都是常有的事,御膳房给点水果,更不是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帝王又怎会不知这些?见他如此,便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吓成这样?朕还不至于因为几个桃子治你的罪,就说那丫头说的对不对吧,掏出来给大家伙儿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皇上。”单德子感激涕零,伸手去掏袖袋。

    弦音趴伏在地上,吃力地仰脸看着,高高悬起的一颗心还是不敢有丝毫的放松,虽然她知道自己说得肯定没错,必定能从他的袖袋里掏出桃子。

    毕竟她既不是猜的,也不是蒙的,而是方才从他的眼里读出的心里。

    “一早忙到现在,水都没喝一口,袖袋里御膳房的人孝敬的一包桃子都来不及咬一口,刚得了点空吧,又发生了这擅闯禁地的事儿,哎。”

    这便是他方才的心里。

    单德子已掏出布包,边打开边解释:“一上午没喝水,奴才当时正口渴,所以御膳房的人塞给奴才,奴才就也没拒绝…...”

    未完的话戛然而止,单德子一脸惊讶。

    布包已然打开,众人自是也看得清清楚楚,包括弦音。

    赫然是几个李子!

    不是桃子,而是李子,没有一个桃子,全部都是李子!

    弦音也震惊了,难以置信看向单德子,看向他的眼。

    ———原来是李子,看桌上摆着桃盆,还以为是桃子呢,既然是李子,用布包什么包吗,还以为怕桃子的毛会膈人痒,所以用布呢。

    靠,读完单德子的心里,弦音整个人是崩溃的,要不要这么坑爹啊?

    难道真是天要亡她?

    她聂弦音的命就要葬送在此了吗?

    前方挣扎了半响的姐姐终于摇摇晃晃起来,一瘸一拐来到弦音身边,低低地呜咽着,拿脑袋蹭她。

    弦音眼圈又红了,哑声斥它:“现在知道乖了?刚才喊也喊不住,再作死跑啊,怎么不跑了?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