艾玛!

    弦音脸色一变,连忙拾步去追,可她又不会武功,从凉亭上下来,姐姐就已经跑得老远。

    “姐姐,快停下,别再跑了,姐姐乖,听话,停下!”边追,边试图将姐姐喊住。

    可姐姐就像是前面有人召唤一般,疯了一般朝前跑,跑得又都是花树间的幽径小路,羊羊肠肠、左钻右穿。

    “姐姐,别跑,站住......”

    弦音恨不得叫它祖宗了,跑得气喘吁吁,也急得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这里可不是三王府啊,而是宫里哟喂,若是被人逮住治个罪什么的,就麻烦大了!

    所幸姐姐没有跑宫道,只在小路上跑,可一直不停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远远地,弦音看到它跑到一个园子的门口,跐溜一下子就进去了。

    待弦音上气不接下气追至,早已不见姐姐的踪影。

    园门口的边上一块金属铸的竖牌入眼,牌上面几个苍劲大字:皇宫禁地,严禁入内!

    弦音眸光一敛,停下步子。

    禁地?

    可是姐姐已经跑进去了!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现在该怎么办?

    她弓着腰双手撑在自己的腿上大口喘息,四下环顾。

    想来是此处偏僻,竟没看到一个人。

    可是,既然是禁地,不应该是禁卫罗列吗?为何连个把守的人都没有?

    心里天人交战得厉害,要不要趁没人,赶快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去将姐姐抓出来?

    可是万一,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?那可能就是一个死字啊!

    经过一番纠结权衡,她还是决定速战速决,赶紧进去将姐姐弄出来,毕竟,她是姐姐的主人,就算她没进去,姐姐闯进去了,若被发现,她同样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当机立断,她飞快跑进园,心里不禁庆幸,得亏这古代还没发明监控摄像头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卞惊寒从凤栖宫出来,墨袍轻荡,拾阶而下。

    管深不知从何处走出,快步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怎样?”卞惊寒薄唇轻启,声音低沉,脚步未停,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管深又追了一步,凑近几分,“她进了禁园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脚下一滞,回头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当看到什么呜咽着从头顶飞过,直直被抛出园子,一声闷响重重落地,弦音就知道完了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听错,那呜咽声是来自姐姐的,她还没来得及思考,一双膝盖就被什么东西击中,痛得她当即双膝跪地。

    然后,她甚至都没看到人,领口骤然一紧,她就双脚离地被拧起,再下一瞬,她就经历了跟姐姐一样的命运,被抛起、飞出园子、砸落在园门口的硬地上,激起一地尘土。

    “咳咳......”她咳着,从未有过的巨痛从四肢百骸传来,她甚至感觉到了喉中的血腥,视线所及之处,她看到姐姐就在她前面不远处,抽搐着,同样伤得不轻。

    “唰”的一声,一把冰凉的剑刃横在了她的颈脖处,她喘息着,吃力抬眼,便看到两个禁卫装扮的男人凶神恶煞一般站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妈蛋,就说怎么禁地门口没人把守呢?原来把守的人在园里面!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