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龙吟宫跟帝王请完安出来,还得去跟皇后请安,因老将军不需要,卞惊寒便让他带着副将先行前往即将要举行寿宴的锦绣宫,自己跟管深去凤栖宫。

    凤栖宫门口,遇到请完安正出门的太子卞惊卓和七王爷卞惊书,卞惊寒对着卞惊卓抱拳微微施了个礼:“太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末了,又朝卞惊书略略颔首:“七弟。”

    “三哥,”卞惊卓含笑回应,温润如玉、谦逊有礼,“来给母后请安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母后就在前殿呢。”卞惊卓朝他优雅地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卞惊寒却已朝边上避让了一步:“太子殿下先请!”

    卞惊卓失笑:“我们兄弟之间何须如此客气?”说完,似是怕再客套,便带头拾阶而下,“那我跟七弟就先去锦绣宫了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颔首:“好。”

    卞惊书跟在卞惊卓的后面,一脸鄙夷,下了两阶台阶,忽然回头,皮笑肉不笑道:“云妃娘娘寿辰,不知三哥准备了什么节目?”

    卞惊寒脚步停住,眸光微微一敛,转身,正欲开口,卞惊卓已先他一步笑着出了声,只不过,是对边上的卞惊书说的。

    “七弟作何这般心急,一会儿不就知道了?”

    卞惊寒唇角略略一翘,不卑不亢回道:“对,一会儿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卞惊书轻嗤:“一会儿真的知道吗?我看未必吧。或许我们看到的,只是明面上的节目,私底下,三哥给云妃娘娘准备什么大惊喜,我们又岂会得知?毕竟,三哥跟云妃娘娘关系匪浅,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七弟,休得胡说!”卞惊书的话还未说完,就被卞惊卓沉声打断。

    卞惊书撇嘴耸肩,虽不再继续,却也一脸无谓。

    卞惊卓皱眉:“兄弟之间口无遮拦便罢了,云妃娘娘岂是能背后议论的?你就不怕父皇知道了治你罪?”

    卞惊书这才正了色,不吭声。

    卞惊寒自始至终都未开口,就平静如水地看着两人,未愠未怒,未回击,也不解释,待太子卞惊卓说完,他默然转身,拾步入了凤栖宫的大门。

    “看看,什么态度嘛?哦,做了恶心事还不让人说啊?真不知道他清高个什么劲儿?”卞惊书愤愤不平。

    卞惊卓微抿了唇,眸色转深,看着卞惊寒的背影片刻,回头,斥卞惊书:“七弟,祸从口出。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弦音坐在凉亭的石凳上,手上牵着系姐姐的绳子,东张西望、左顾右盼,一双腿悠闲地晃啊晃。

    等会儿宫宴,后宫的嫔妃肯定会尽数到场,对她来说,还真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呢。

    一旦知道具体是哪个女人了,她就能进一步去搞清楚真相,看看她到底是怎样让那个女人声名狼藉的?

    手中绳索忽的一紧,她回过神,是姐姐想要跑。

    “别挣!有点耐心好吗?让我们在这里等,我们就在这里等,不可以瞎跑!”

    可是姐姐挣得更厉害了,力气大得差点将她拉栽倒,她只得从石凳上起身,站着拉它。

    “姐姐今天有些不听话哦,再不听话我就不爱姐姐了,听到没,别挣,说了让别挣还挣!”

    姐姐完全无视,将弦音拉得朝前迈了两步,弦音蹙眉,有些拉不住它,见它疯魔了一般,脖子都被绳子勒红了,恐硬拉会伤了它,她只得让步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真是服了你了,我们就在亭子下面转转,不能走远哈。”

    弦音刚稍稍松了一点手中的绳子,谁知姐姐猛地一窜,绳子从她的手中滑掉,她一惊,眼疾手快去抓,却还是不及姐姐的速度。

    姐姐已从凉亭上窜下,顺着花径往前跑去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