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“马上要进宫了,紧张吗?”老将军第一个回应她。

    弦音笑嘻嘻摆手,“不紧张不紧张,有将军和王爷罩着,怎么会紧张呢?”

    其实,紧张肯定是有些的,更多的,是期待,期待能在宫里遇到那个一直在梦里纠缠她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你乘那辆马车。”管深指了指最后一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各自准备上马车,弦音发现,卞惊寒临转身前,瞥了她一眼,眸色有些深。

    她怔了怔,不明何意。她的脸上有什么吗?

    忽的想起什么,她四下环顾,见府门外站着府卫,便连忙提裙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正准备上马车的卞惊寒和老将军都不知道发生了何事,扭头看向她,只见她气喘吁吁跟最近的一个府卫道:“麻烦,能将你的佩刀借我用一下吗?”

    府卫自是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不止他,大家都不知道她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见府卫不动,弦音皱眉“哎”了一声,也顾不上多做解释,径直伸手去拔对方腰间的佩刀。

    府卫大惊,刚想阻止,却又见她并未彻底拔出,大概是太沉了,又或许是赶时间,反正就只拔出一截,然后自己蹲了下去,对着佩刀左瞅右瞅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?”见卞惊寒跟老将军就在不远处,府卫也不敢造次。

    “照照,手头上没有铜镜,只好借你刀面一用,谢了。”将刀入鞘,弦音直起身。

    府卫:“……”

    其余几人也皆是汗颜。

    所以,她跑过去,就是为了以刀为镜照镜子?

    卞惊寒轻嗤:“你是不是误会了此次进宫的目的,又或者是抱有什么幻想?本王告诉你,一个还没长全的黄毛丫头,连做宫女都嫌小,就更别想着有什么奇遇。”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她自是听懂了男人话里的意思,他是说,她幻想着此次进宫能被哪个尊贵之人相中是吗?

    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。

    她不过是看看她脸上的妆有没有被姐姐弄花,谁让他方才看她的脸来着。

    “王爷误会了,我是怕给三王府抹黑,王爷总不希望别人说,三王府的人怎么那么丑吧?”

    管深跟副将闻言,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这话有歧义,三王府的人怎么那么丑,是说她丑呢,还是他们家王爷丑,还是说三王府的人都丑?

    卞惊寒正欲启唇,老将军已先“哈哈”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有性格,本将军喜欢!”

    卞惊寒便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打帘,弯腰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弦音对着老将军鞠了一躬,提裙朝自己的马车小跑过去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没过多久,便到了宫门口。

    马车是不得入宫的,必须步行进宫,卞惊寒朝守门的禁卫亮了腰牌,他们五人以及姐姐便被放行了进去。

    走在长长的宫道上,入眼是宫殿巍峨、彩幔漫天,四处可见宫人奔走、禁卫巡逻,弦音感觉就像是做梦一般。

    以前只是在影视剧里看到这些,没想到有朝一日,自己也能走上这么一遭。

    走到一半的时候,卞惊寒忽然停了下来,指了指宫道边上的一个八角凉亭:“你在那里等一下,别乱跑,本王跟将军先去龙吟宫请个安。”

    弦音正在左顾右盼,回过神才意识过来卞惊寒是跟她说的,遂点了点头,“好。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