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弦音一震,也停了下来,有些懵,扭头看向卞惊寒。

    只见他脸色黑沉,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按在琴弦面上,显然是紧急停下来的,薄薄的唇边抿成了一条冰冷的直线。

    她有些莫名。

    又侧首看向管深,管深低着脑袋,似乎看都不敢看她这边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要表演的节目?”卞惊寒声音低沉。

    弦音点点头,想起什么,赶紧补了一句:“不是我,是姐姐要表演的,我只是教它。”

    她想,她大概知道这个男人为毛生气,而管深又为毛不敢看她了,是因为钢管舞动作么,太过诱惑妖娆。

    可她还是个孩子好吗?谁让他们带着眼光看她了?再说了,最终要表演的也不是她,是猴子,是猴子好吗?

    “小小年纪不学好,从哪里学来的这些歪门邪道?”

    卞惊寒“噌”的站了起来,吓了弦音一跳。

    弦音气结,这、这哪里是歪门邪道了?

    实在不服,忍不住嘟囔回了一句:“是你们自己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没听清,骤然沉声:“什么?”

    弦音哪还敢将原话再说一遍,便委屈巴巴地、嘀嘀咕咕地解释道:“我只是跳给王爷看看,真正要跳的是姐姐,姐姐只是一只猴子......”

    还未说完,就被卞惊寒厉声打断:“那也不行!你当三王府是青.楼.妓.院?连一只畜生都能被调教得放浪形骸!”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好吧,她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见她站着竹竿旁边,低着小脑袋不做声,卞惊寒骤然墨袖一扬。

    弦音听到一阵噼里啪啦脆响,抬头,便看到身侧的竹竿不仅被拔起,还被一股外力劈得碎断,竹节竹片四飞,有一小段掉下来的时候,还砸在了她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“唔。”她吃痛,捂了脑袋。

    其实砸在头上的只是很小的一小片,并不是真有多痛,她只是心里憋屈得厉害,准备这个节目,她是真用了心,谁知道到头来......

    愤愤抬眼,她看向前方正堪堪收回内力的男人:“弦音出身粗鄙,又涉世未深,不知道应该表演什么样的节目才好,请王爷直接明示吧!”

    “至少要比你方才这个高雅!”卞惊寒回得也快。

    高雅?

    弦音心里冷笑,什么是高雅?

    四下看看,发现墙边柜上有本旧书,她哒哒哒走过去拿起,然后唤:“姐姐出来!”

    听到召唤的姐姐自床底蹦出。

    “拿着!”气鼓鼓地将手里的书递给姐姐。

    姐姐听话地接了。

    “翻!”继续没好气地吩咐,同时用手做了个翻书的示范。

    姐姐便笨拙地将书皱巴巴翻过一页。

    “再翻!”

    姐姐又翻了一页。

    弦音回头,看向卞惊寒,小脸绷得紧紧,“请问这样高雅吗?”

    卞惊寒“唔”了一声,面色较方才反倒转煦了几分,并煞有其事地点点头,“很好。”

    弦音:“......”

    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她不过是故意拿这个气气他的,因为他说她的钢管舞不高雅,需要高雅的,这世上最附庸风雅的莫过于了,所以,她就让姐姐拿本书翻,故意膈应他。

    结果,他竟然说很好?

    “到时就表演这个。”躬身拿了案几上的瑶琴,卞惊寒拾步朝门口走。

    “王爷是认真的吗?”难以置信,弦音对着他的背影朗声追问道。

    卞惊寒脚步未停,“你觉得本王有心情在这里跟你开玩笑?”

    弦音:“......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