弦音正想得出神,突然听到有人在唤:“借魂,借魂!”

    她回过头,是笑里藏刀。

    她们仨都是四个字的名字,不仅叫着麻烦,最重要的,实在是难听哟喂,所以昨夜她们仨商量,私下里老将军不在的时候,就取第一个字和最后一个字做名字。

    比如,她借尸还魂,就叫借魂,上屋抽梯,叫上梯,笑里藏刀,叫笑刀。

    见笑里藏刀来得急切,弦音微微凝了眉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三王爷让你带着‘姐姐’去给他们表演助助兴。”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带姐姐去给他们表演助兴?

    有没有搞错?

    吃个早餐而已,还要搞那么多名堂?

    重点是,她又不是耍猴戏的,未经专业训练,姐姐能表演个什么出来?

    “我去厨房端菜了,你赶紧着点啊,他们等着呢。”笑里藏刀说完就走了。

    弦音郁闷得很,想了想,要求是卞惊寒提出来的,直接拒绝肯定不行,如此等于拂了他这个主人的颜面。

    可是......

    好吧,只要他们不嫌辣眼睛,她带姐姐去便是。

    寻了姐姐抱来,她上了凉亭。

    凉亭里,三人边吃,边相谈甚欢。

    她行了个礼:“将军,三王爷,十一王爷。”

    三人都转眸看向她,卞惊寒端起杯盏,小啜了一口茶:“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弦音颔首,下一瞬又接着道:“姐姐并非专业表演的猴子,只会一些很简单的日常之事,所以,等会儿还请三位爷不要怪罪。”

    丑话要说在前头不是。

    卞惊寒轻扬墨袖,稍显不耐,示意她废话少说,开始便是。

    弦音将姐姐放到地上,与她面对面。

    “来,姐姐,握握手。”边说,她边将自己的手递给它。

    姐姐磨蹭了片刻,将一条前腿伸到她手里。

    抓住,握了握,她笑着表扬:“对,做得很好,姐姐真棒!”

    脑中却在快速思忖着,除了这个,平素她都跟姐姐有过些什么互动?

    还真没有什么可以拿来表演的。

    “来,姐姐再来打个滚儿,原地打个滚儿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姐姐也算听话,躺地滚了一圈。

    “姐姐真厉害!”朝姐姐竖竖大拇指。

    还有什么呢?

    一时想不出啊啊啊。

    好在某三人又开始边吃边聊上了,注意力没在她这边。

    “听说,为了五日后云妃娘娘的寿辰,太子专门请了戏园子里的师傅准备潜心学唱戏呢。”说话的是卞惊寒。

    卞惊澜当即就“嗤”了一声:“就他最会表现!”

    “云妃份位不算高,上有皇后、皇贵妃、贵妃,而且,又年纪轻轻,生辰要大办寿宴吗?”冯老将军问。

    “是啊,”卞惊澜咬了一口芙蓉糕,点头,“前日她不是悬梁自尽大难不死吗?父皇说为了庆祝她吉人天相,也为了给她压压惊,所以寿宴大办。”

    “悬梁自尽?”老将军吃惊,“活得好好的,做什么寻死?”

    卞惊澜才觉自己失言,尴尬地看看卞惊寒,瞬间闭了嘴。

    卞惊寒面色淡淡,未见多少情绪,边将老将军的碗拿过来给他盛了碗小米粥,边不徐不疾开口:“父皇误会她跟我有染,为证清白,她以死明志。”

    声音亦如他的面色一样淡然,就像不是在说自己,而是说别人一般。

    老将军:“......”

    刚准备再细问,卞惊寒又再度出了声:“父皇不是让各府到时尽量都出个节目热闹热闹吗?不知十一弟准备了什么惊喜?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