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问,什么身份?

    神婆答:史官。

    听完,她更觉得可笑了。

    的确,什么历史不历史,全凭史官一支笔,史官最能左右历史,这点她信,只是历来史官不应该都是男的吗?难道她是男人?

    于是神婆又说了,那不一定,可能那个朝代有女史官,也可能她是史官的女助手,还可能是她女扮男装。

    又是各种模棱两可的猜测,她实在听不下去了,起身准备告辞,却是突然看到神婆店里墙上的一幅画。

    画上是一个女人的背影,凤冠霞帔。

    让她震惊不已的是,那女人的身形、那气质,还有那凤冠上的珠翠,以及霞帔上的凤纹,竟然跟她梦里的女人一模一样!

    画边上还有字,甚至还有鲜红的印鉴。

    老写的繁体字,且龙飞凤舞,很难识认,她激动上前细看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勉强认出前面五个字,“大楚第一妃”,还没有看清楚后面女人的名字,就突然一阵天旋地转,她眼前一黑,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再醒过来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换句话说,再醒过来,她就穿在了别人身上。

    她一直觉得,她之所以穿越,肯定跟这个梦有关。

    否则不会那么凑巧,神婆店里的那幅画正好跟她梦里的女人一模一样,看到那幅画,她正好就穿越了,穿越过来,所处的朝代又正好是大楚。

    所以,那日在县衙得知卞惊澜是当朝十一王爷,她才会抱着姐姐在路边演那么一出,才会那般想要进十一王府。

    因为她觉得,王府是最接近宫廷的地方。

    进了十一王府,就能更多地了解宫里的事,才能知道谁是大楚第一妃,才能知道她这辈子如何坑了那个女人,才能想办法了却她的这段孽缘回到现代去。

    今日故意丢这幅字画让卞惊寒和卞惊澜看到,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她就是想要看看两人看到画中女人时的反应。

    他们是王爷,是皇帝的儿子,一直出入皇宫,肯定对后宫的女人都认识。

    如果画中的女人是哪个嫔妃,他们应该会说出来。

    可是,刚刚看他们两人的反应......

    卞惊澜毫无反应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真的不识呢,还是因为只是背影没有正脸,所以一时没认出来?

    而卞惊寒......其实是有刹那的反应的,可是很快也反应全无。

    是认出来了故意藏匿呢,还是第一眼以为是谁,接着发现不是,所以才这种反应?

    她不知道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,这个男人心细如尘,从他跟卞惊澜说的那段话就可以看出,他是个多谨慎的人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,她的画白画了,她的一番苦心也白费了。

    亏她还设计了好久,既要保证卞惊寒和卞惊澜看到,又得保证自己也在场,因为她要看他们的反应,还得保证自己不被怀疑到。

    最后她是想到在现代,大家朋友圈或者空间里经常转发的那种求好运的图片,才得到的灵感。

    可还是什么也没有试探出来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目前在不在后宫里面,如果在,又是谁,完全一点眉目都没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