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“既然知道自己来晚了,又在这里磨蹭什么?”微微上扬的尾音,低醇悦耳,虽是责怪之语,却无怪罪之意,卞惊寒不消一会儿便走到了近前。

    他是问卞惊澜的。

    “有奇遇。”卞惊澜笑着回答,目光却是凝落在弦音的脸上。

    弦音自是将他的眼中的心思看得明明白白.

    小东西,那日你捉弄本王,本王今日便捉弄捉弄你。

    可明白归明白,箭已然在弦。

    若不让这厮得逞,必定暴露她识字,又会惹出纠复。

    而且,她也需要卞惊寒看到字画。

    “什么奇遇?”挺拔伟岸的身姿在离弦音两三步远的地方站定。

    卞惊澜但笑不语。

    弦音头皮一硬,转身上前,将字画双手呈给高出自己一大截的男人:“三王爷。”

    卞惊寒这才转眸看向她,下一刻,又眼梢一掠,瞥向她托举的字画。

    微微眯了凤目,声音寡淡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请三王爷收下。”

    说完,弦音也学着卞惊澜方才的样子,想凑到卞惊寒的耳边。

    只不过,卞惊澜方才是倾身,而她此刻是踮起脚尖。

    可是踮起脚尖也没用,还是够不到,见边上正好有个小石墩,她便踩了上去。

    凑到男人的耳边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王爷。”她听到自己如是说道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因说这句话太过紧张,还是自己用力过猛,脚下蓦地一个趔趄,身子一时没稳住,她的唇便直接贴上了男人的耳垂。

    触电一般,她脑子一嗡。

    好在男人似是也被惊到,反应很大,瞳孔剧烈一敛的同时,身形朝边上翩然一闪避开。

    无所依挡,她便朝前栽去,跌下石墩,一脚踩空,扑踉了好几步才险险稳住没摔倒。

    惊魂未定回头,见男人脸色极其不好看,弦音心里也是不爽得厉害。

    尼玛,她是瘟疫病毒吗?

    至于如此避之不及吗?

    而且,明知道她这样朝前栽可能会摔到地上,这花径小路全部碎石子铺成,她又站得高,摔个狗啃泥会是什么下场想也想得到,避开就避开,可伸手拉她一把也是举手之劳,至于冷血吝啬至此吗?

    她又不是故意要亲上他的耳垂的,这只是个意外,就像昨日他不小心亲了她脸蛋一样的意外。

    还有,昨日他不小心,怪的是她,今日她不小心,怪的还是她,他亲,错在她,她亲,错仍在她,这是什么道理?

    就因为他是王爷身份尊贵吗?

    退一万步讲,她还只是个小孩子呢,有些亲昵之举怎么了?又上升不到男女授受不亲的份上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三哥是不是吓到了?”卞惊澜愉悦而笑,似是对他们二人的反应很满意。

    弦音心里咬牙切齿,却依旧摆出一脸抱歉。

    这锅她可不背,此时不甩何时甩?

    “对不起,三王爷,事情是这样的,这幅字画是十一王爷交给我的,十一王爷跟我说,这是一张神符,将其送给拿到此画后见到的第一人,并对他说,自己喜欢他,便可以好运连连,否则三日之内必遭横祸,所以,我才......”

    果然,男人眸色如刀,扫向卞惊澜。

    卞惊澜便止了笑,极不自然地“咳咳”了两声。

    弦音又适时地将字画再度呈给卞惊寒。

    对她来说,这才是正事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