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有了被彩珠泼水的教训,翌日清晨,弦音起得比较早。

    当然,并非是她怕彩珠,而是怕每次事情最后某个男人的压轴处理,她似乎都没讨到好。

    所以,还是自觉点比较好。

    刚洗漱完,上屋抽梯就来喊她。

    说今日是十五,每月的这一日,三王爷和十一王爷都会来致远院陪冯老将军一起用早膳,恐自己和笑里藏刀两人招呼不过来,让她也一起去前面帮忙。

    卞惊寒和卞惊澜都要来?

    弦音心念一动,满口答应:“好。”

    她正缺个良机。

    三人共进早膳的地点,冯老将军选在致远院院中的凉亭里。

    弦音到的时候,卞惊寒已经来了,坐在昨日教训她的那个凉亭里跟老将军说着话。

    依旧是一袭黑色鎏金滚边的华袍,身姿伟岸,清晨橙色的朝阳斜铺进亭子里,让他轮廓分明的侧脸微微逆着光,真是好看到让人惊叹。

    副将在亭子里给二人上茶。

    上屋抽梯和笑里藏刀亦是忙得不亦乐乎,且全神紧绷,一副丝毫不敢怠慢的模样,端果盆、端糕点、端蜜饯.....

    弦音端着要摆的玉筷碗碟却有些踯躅上前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自己的这份踯躅,是来自于昨日这个男人差点要了她的小命,还是来自他不小心亲吻了她的脸蛋?

    反正,浑身的不自在。

    自我调节了片刻,她拾步走上凉亭。

    老将军似是在讲自己曾经领兵作战的什么经历,眉飞色舞、慷慨激昂,卞惊寒微勾着唇角专注地听着,不时端起杯盏,低垂眉眼浅啜一口茶水。

    三套玉筷碗碟,弦音一套一套摆好。

    卞惊寒好像根本没看到她,直到笑里藏刀过来看到她摆的碗筷,大惊失色将她扯开,“不能这样摆,筷子怎么能架在碗上呢?快去将筷枕拿过来!”,卞惊寒才抬起眼梢,瞥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摆个空碗筷还这么讲究?弦音心里哼哼。

    “我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恐要受罚,她溜得很快。

    上屋抽梯端着一盘杏仁走进院子,经过花径小路的时候,忽的一张字画入眼,就在路边的草丛上。

    怔了怔,她弯腰拾起。

    画上是一个女人的背影,凤冠霞帔,一看便知是宫廷中人,虽看不到脸,但是那种浑然天成的华贵气质,就像是能透过画溢出来。

    画的边上还提有字,所幸她是识字的,虽然不多。

    “好运接力,传给你拿到此画后第一个看到的人,你就会好运连连,噩运消散。”

    上屋抽梯懵了懵,反应了一会儿,才明白过来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所以,这张字画是从天而降的?神仙放的?

    正半信半疑,门口忽然传来男人清润如风的声音:“我是不是来晚了?”

    本能地循声回头,便看到一袭白衣胜雪的十一王爷衣袂翩跹、大步入了院门。

    上屋抽梯又傻了傻。

    所以,十一王爷是她拿到字画后第一个看到的人是吗?

    早知道就不回头望了,如今......

    哎。

    “十一王爷。”她行礼打招呼。

    卞惊澜径直经过她的身边。

    她头皮一硬,“十一王爷请留步。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