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是,很快她就发现,她不是会累病,而是会直接累死!

    因为书房在二楼,而晒书是在一楼院子里的晒坪上,一来一回要上下很多阶楼梯。

    她这幅小身板哟,还得抱着书。才来回两趟,就已经是累得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不行,这样下去绝对会出人命,得想个办法才成。

    边在晒坪上铺书,边环顾了一圈院子,目光落在院中一口水井的轱辘上,她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如果有个轱辘,将书装在桶里,从二楼吊下来,那就省力多了。

    小跑过去,查看了一番,她惊喜地发现,这个轱辘支撑架是那种四脚落地的桌架子的样式,轱辘就架在中间,可以一体移动的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,虽然这个轱辘架子不轻,但因为全部都是木制的,所以,以她的力气还是可以搬得动的。

    当机立断,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搬上楼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摆的问题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肯定是要摆在窗边,可轱辘架子必须四脚着地固定住才能使用,而听雨轩二楼的窗外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所以,她又回了趟致远院,让上屋抽梯跟笑里藏刀帮她找了些结实的麻绳。

    麻绳拿到后,她使了吃奶的劲儿将轱辘架子搬上窗,用麻绳将架子一边的两脚绑在窗棂上,另外两脚悬空无处可绑,她就爬上窗,用麻绳将那边的两角吊在屋檐的横梁上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也等于四点固定,虽然靠窗的一边是下面的两脚固定,外面的一边是上面的两角吊起固定,只要架子保持水平,且能受力就成。

    用衣袖将空水桶擦擦干净,装进一摞书,她踩着凳子趴在窗台上,小心翼翼地摇着轱辘将装着书的木桶吊放了下去。

    艾玛,成功了!

    不要太省力哟喂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再有个人就更好了,一人在上面放,一人在下面接,她就不用上下爬楼梯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她又去骚.扰管深大大了。

    当然不能以找人帮忙为由,她说,她不识字,怕将书搞混搞乱了。

    管深一想,这的确不是小事,卞惊寒特别讲究,做事严谨,摆书也井然,若真弄乱了就麻烦大了,遂喊了一个识字的婢女帮她。

    婢女见到她弄的轱辘装置,目瞪口呆了好久。

    弦音让她在楼下接桶、摆书,她自己在二楼装书、放桶。

    真是轻轻松松、事半功倍啊!

    站在凳子上,倚着窗台,她优哉游哉地摇着木轱辘,目光所及之处,书架旁边的柜子上两盒颜料入眼。

    朱砂、赭石!

    她眸光一敛。

    在现代,她可是学过画画的,且画功很不错,曾经还以为自己会当个画家,生活所迫,最后成了个网络作家。

    所以,她认识这些作画的颜料。

    真是雪中送炭啊,她正好需要,有大用处呢!

    快速将空桶摇上来,她跳下凳子,来到柜前,抓了一把朱砂。

    转身刚准备在书桌上找张纸包一下,猛地听到有脚步声从门口传来,眼见着下一瞬就要进门,她呼吸一滞,快速离开书桌,以风驰电掣的速度上了窗边的凳子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