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的已然达到。

    对着管深感激一鞠,弦音就准备回致远院。

    可步子还未迈出,就蓦地听到男人低醇的嗓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的确,那只猴子已然是将军的心头宠了,一定得好生照料,所以,首先,你这个主人必须给本王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弦音脚下一滞,循声转眸。

    不知几时已经从听雨轩二楼下来的男人玄袍如墨,步履翩跹,踩着春日的晨曦,朝他们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墨黑笼着金黄,俊脸映着春光,如画的眉目、刀刻的轮廓、挺拔的身姿、矜贵的气质,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恍如神砥。

    管深跟琳琅见状,连忙行礼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。”

    回神过来的弦音脑中快速过了一遍男人的话,心头一松,也随即躬身。

    “多谢王爷!”

    姐姐还真是个宝呢,也不枉她“姐姐、姐姐”的叫着,关键时候,就是她的护身符。

    正想着要不要再象征性地打个喷嚏,男人好听的低音炮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初入王府,猴子再灵性,对新环境也有个适应的过程,想必这几日最是离不开你,所以......”

    弦音听着,心中暗喜。

    所以,这几日先不用学规矩,全心照料姐姐?

    如此就太好了哟喂。

    “所以,靠服些治风寒的药,没用,药效太慢了,医书有云,治病在于通,通在于动,有针对性的活动远胜于药效。”男人声音不徐不疾,也未停顿,“这样,这几日不是春晒吗?今日又正好大晴,你换好衣服后去书房,将本王的书全都搬出来晒晒,活动活动,发发汗,风寒必定很快就去了。”

    弦音:“......”

    心里是卧槽卧槽的。

    那感觉就像是坐过山车,从云端一下子跌落,摔得她七荤八素,好一会儿缓不过神。

    尼玛,竟然是让她去劳动。

    那还不及去学规矩呢!

    可是,事已至此......

    嘤嘤嘤,为毛她的读心术独独对这个男人无效?他是神仙吗?妖怪?

    反正是她的克星就是了。

    握拳,调息,暗自咬牙切齿,面上眉眼一弯,真诚脸加崇拜脸:“王爷见多识广懂得多,听王爷的肯定没错。”

    男人毫不客气地“嗯”了一声,侧首吩咐管深,“等会儿带她去书房,并告诉她怎么弄?”

    “是!”管深领命。

    “我先去换衣服。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原来听雨轩的二楼就是书房和茶室。

    当那一排又一排摆得满满当当的书架入眼,弦音心里是崩溃的,同时,也是想骂人的。

    妈蛋,这才是体罚好吗?

    她还是个孩子呀。

    “管家,你说,如果我风寒痊愈了,却又累病了,那可怎么办啊?”她幽幽开口,一脸的生无可恋。

    管深看了看她,一本正经道:“没事,风寒会传染,累病的不会传染。”

    弦音无语凝噎。

    所以,一个丧心病狂的主子下面,一定会有一个没有人性的亲信吗?

    人在屋檐下,好吧......

    她搬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