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“喂,做什么去?”彩珠没好气地唤她。

    弦音也不理会。

    见她裹着被子,以为她是拿出来晾晒,彩珠大步追上她:“都什么时辰了,你还有空晾被子?你是不是打算故意这样磨磨蹭蹭,将两个时辰耗光?放回去,等学完规矩再晾!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晾被子?”弦音脚下未停。

    “那你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要紧事!”简单回了三字,弦音直直出了致远院的大门。

    彩珠自是不会就此作罢,伸手拦在了前面:“什么要紧事?”

    “人命关天。”弦音裹着薄被的小身子朝下一蹲,从彩珠的手臂下方麻利地穿了过去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彩珠怔了怔,人命关天?

    不解。

    回头问向琳琅:“她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琳琅摇了摇头,没做声,拾步朝另一个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又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去给她找套小一点的婢女服。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听雨轩二楼。

    春日的晨曦透窗而入,卞惊寒倚窗而坐,高大的身形笼于一片朝晖中,如画一般的眉眼微微低垂着,静看着手里的一本书卷。

    端着茶盏而入的婢女素芳远远地看着那丰神如玉的男人,失神怔痴了片刻,男人修长的手指翻过一页书,她才回过神。

    轻手轻脚上前,恭敬地将托盘里的一杯上好的碧螺春放在男人手边的案几上。

    “王爷,请用茶。”

    男人自始至终眼皮子都未抬一下。

    素芳躬了躬身,悻悻退下。

    平日的这个时候,都是大婢女彩珠负责奉茶,今日彩珠去致远院教新来的那丫头规矩去了,才好不容易轮到她有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她还特意回房描了眉、扑了粉、戴了崭新的簪花,可是,可是男人连斜眼都没有瞧她一下。

    有时,她真的挺羡慕和嫉妒彩珠的,虽也是下人,可因为是皇上钦赐,在这王府里殊荣无限。

    这也是她之所以平时跟彩珠走得近,甚至昨日帮彩珠做假证,诬陷佩丫的原因。

    她只是想要多一点接近这个男人的机会而已。

    失落地下楼,迎面碰到上楼的管深。

    见她脸色不好,管深唤了声:“素芳。”

    完全沉浸在自己心事中的素芳吓了一跳,脚下一滑,便直直朝楼梯下栽去。

    管深想扶已是来不及。

    素芳一连滚了几个台阶,才止住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事。”素芳龇牙咧嘴爬起。

    “好生点看着脚下。”管深摇摇头,转身继续拾阶而上。

    素芳看着脚边摔成两截的平素都舍不得戴的簪花,气红了眼。

    二楼。

    管深躬身上前:“王爷,奴才派去调查那小丫头的人回来说,并未查到什么,还需要继续……”

    “安排人去教她规矩了吗?”卞惊寒自书中徐徐抬起眼,问。

    “嗯,按照王爷吩咐,安排彩珠和琳琅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昨日,这个男人吩咐他的时候,他还有些不解,一个小丫头学规矩而已,何须用得着两个人去教?

    不过,很快他就明白过来了。

    彩珠是皇上的人,琳琅是太子的人,若那小丫头果真是哪个王爷的人,就让她们三人去纠缠,他们静观其变。反正彩珠跟琳琅都是大婢女,府中教规矩本就是两个嬷嬷和几个大婢女的事,也不会让人起疑。

    是这样么。

    管深张嘴,刚准备再说什么,忽然听到下面似乎有人在唤:“管家,管家……”

    管深一怔,扬目看向窗外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