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“都是因为你,是你将我害成这样,是你让我恶名昭彰,是你让我成为了历史的罪人,是你让我遗臭万年、被后人唾骂,我要讨回公道,我要找你讨回公道———”

    女人凄厉恶狠的声音在耳边、在天地间盘旋回荡,充斥和扭搅着每个细胞和每根神经,弦音痛吟出声,陡然惊醒。

    翻身坐起,喘息。

    又做梦了。

    又做这个穿越前每晚每晚纠缠她的梦了。

    穿越后,这还是第一次梦到。

    浑身湿哒哒,弦音皱眉,自己竟汗透衣衫。

    可,当床榻边上一个手端铜盆、满脸阴笑的女人入眼,她瞳孔一敛,这才惊觉过来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垂眸,看向自己和床上。

    靠!

    原来,自己浑身湿透,不是汗湿,而是被面前的这个女人泼了一盆水。

    头上、脸上、身上、被褥上、床单上都是水。

    弦音气结:“彩珠,你是不是神经病啊?”

    大清早的,泼水人家床上,是疯子才有的行径吧?

    彩珠也不恼,唇角一斜,皮笑肉不笑道:“管家让我跟琳琅从今日起,每日教你两个时辰规矩。”

    这时,弦音才发现不远处还站着一人,面容姣好,气质也不错,若不是跟彩珠一样一身婢女装扮,还真看不出是个下人。

    脸上没什么表情,见弦音看向自己,便开口自我介绍了一下:“我叫琳琅。”

    弦音抹了一把脸上的水,也没心情理她,再次质问向彩珠:“教规矩就教规矩,泼人水算几个意思?难道这也是规矩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彩珠一脸得色,“你以为三王府是什么地方?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人?我告诉你,在这三王府里,没有大人小孩之别,只有主子奴才之分,睡到自然醒,那是主子们才有的命,天都亮那么久了,你还在这里睡得跟个猪一样,我泼你水,一是叫醒你,二是让你长点记性,明日就知道该什么时辰起床了。”

    尼玛,明明是借机报复!

    弦音心里火大,强自未发作出来。

    吃一堑长一智,昨日这个女人都亲口承认了自己的罪行,非但安然无恙,今日还被派来教她规矩,可见绝不是一般人。

    硬碰硬,不是良策。

    反正她有的是招儿。

    “还坐在那里不动做什么?孵蛋啊?还不快给我起来学规矩去!”彩珠一把将湿漉漉的被褥扯开。

    明显对彩珠的行为也看不下去了,琳琅随后出了声:“换身干净的衣服,我们在外面等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转身出了门。

    见琳琅如此,彩珠又厉声催促了句:“快点!”,这才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弦音没有动,一人坐在那里无语了好一会儿。

    昨日离开县衙是临时决定的,一套衣服都没带,哪里来的干净衣服换?

    麻麻滴,彩珠,你给我等着。

    小脸一冷,她扯过湿漉漉的薄被裹在身上,从床榻上下来。

    跻了鞋子,鞋跟也未拔,就出了门。

    门外,彩珠和琳琅等在那里,她也未理会,径直经过两人的身边。

    - - - 题外话 - - -孩纸们放心收藏,7月开始会每天多更~~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