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本坐着还好,如今站起来,完全居高临下,气场全开,弦音觉得泰山压顶一般呼吸转紧。

    靠!

    还以为要受表扬呢。

    就算没有表扬,至少也应该被认可,毕竟帮助他们让彩珠现了形。

    谁知道竟换来如此一顿。

    理智告诉她,此刻要闭嘴。

    可是心头的那口气,却愣是让她没忍住。

    十指紧紧攥了袖襟,她忽的扬起小脸:“三王府的规矩难道就是冤枉好人?”

    男人眼波微微敛了敛,似是有些意外她竟然敢还嘴。

    轻嗤:“好人?你多大?九岁还是十岁?你知道什么是好人,什么是坏人?你来王府多久?王府的事你又了解多少?”

    一连几个问句砸下,他冷哼:“不知天高地厚!”

    说完,一副不耐再与她多说的模样,甩袖就准备离开,却是被弦音小胳膊一伸拦在前面。

    “王爷的意思是,佩丫不是好人,彩珠反而是好人啦?”

    男人微眯了凤眸,似是再次有些意外她的举措。

    垂目睥睨着她,片刻,薄唇轻启,一字一句,声音从喉咙深处出来:“你,只需照料好那只猴子,再多管闲事,信不信本王立即让你滚出三王府?”

    弦音明显感觉到了他周身倾散出来的那种寒气,心口不受控制地打了一个哆嗦,那一刻,她真的相信他说到做到。

    麻麻滴,英雄气短啊。

    将小身子往旁边挪了挪,给他让出道,忽然又想起什么,“就问王爷最后一个问题,佩丫如今怎样了?”

    “滚!”男人勃然沉声。

    弦音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见男人脸色难看、口气不善,让她滚的同时,还扬袖直直指向大门口,弦音也不知道自己是害怕,还是委屈,不争气的眼泪竟吧嗒吧嗒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要说,她还真从未受过这种气。

    在现代,文明礼貌社会,没人这样没素质地一手遮天;穿越过来后,她就被张山收养在县衙,因为会读心术,也一直被好吃好喝地供着。

    越想眼泪越止不住,见男人神色微滞,她想着自己反正还是个孩子,索性也不忍,“哇”的放声哭出来。

    男人:“......”

    感觉到似有视线投来,男人侧首,便看到院子的那头,上屋抽梯、笑里藏刀、副将,还有抱着猴子的冯老将军,齐刷刷看着他们这边。

    男人无力扶额。

    瞥了一眼哭得稀里哗啦的弦音,他蹙眉准备拾步离开,那厢,冯老将军“啧啧”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老三,你把借尸还魂怎么了?哭得这样伤心,人家还只是个孩子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真把她怎么了?她还能在这里哭?”男人拾阶而下。

    下了凉亭又顿住,回头,看向弦音,“本王会让管深安排人教你规矩,从明日开始,每日学两个时辰。”

    说完,也不等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弦音回应,对着冯老将军略略颔了颔首,便举步朝致远院的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待他彻底离开后,上屋抽梯和笑里藏刀才敢来到凉亭安慰弦音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弦音止了哭,吸吸鼻子,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冯老将军朝她招手:“小丫头,就冲你胆敢质问老三,敢拦他,还敢在他面前撒泼,本将军好像不怎么讨厌你了,甚至还有一点点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弦音:“......”

    - - - 题外话 - - -谢谢【跳跳071203】亲的荷包~~谢谢【fzyzr】亲的月票~~爱你们,么么么么哒~~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