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以为听到这么个惊世骇俗的名字,男人多少会有点反应,谁知,没有。

    大概已见怪不怪了吧,反正沉静如水的脸上没有一丝变化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才微微眯了眸子:“聂弦音,弦外之音?”

    “对呀,就是那两个字。”弦音笑嘻嘻回道。

    管他是不是单纯一问,还是别有深意,反正她是小孩子,听不懂。

    “那只猴子如今……”男人忽然又话题一转。

    见果然是说‘姐姐’的事,弦音心中一急,将他的话打断:“‘姐姐’脾气很怪的,跟将军只是初初相处,一些秉性还没有显露出来,为确保不给将军带来什么困扰,还需要一些时间的磨合……”

    “知道在王府里贸然打断本王的话是什么下场吗?”

    男人蓦地开口,声音不大,弦音却是听得心头一震,连忙闭了嘴。

    下场?什么下场?

    杖刑么。

    心里其实是不服气的。

    虽然她打断他的话在先,但是,刚刚他不也是打断了她的话吗?

    当然,他是王。

    低头,她不做声。

    其实,她还真不稀罕在这三王府呆呢,只不过,她们不是说,冯老将军会三王府住住,十一王府住住吗?

    她的目标是十一王府。

    所以,必须先留下来,留在冯老将军的身边。

    低着脑袋快速思忖着对策,便听到男人接着先前的话道:“那只猴子如今......既已留在三王府,老将军又甚是喜欢,你便给本王好生照料着,有什么需要可以跟管深讲。”

    艾玛!

    弦音惊喜抬头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他跟她说的,竟是这句话。

    怔了片刻,连忙躬身,欣然回道:“请王爷放心,我一定会将姐姐照料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还开心地竖起两根手指,习惯性地做了一个发誓的动作。

    男人淡瞥了她一眼,鼻子里“嗯”了声,似是要起身,又想起什么。

    “听管深说,你用计套了彩珠的话,让真相得以水落石出?”

    呃......

    这件事啊。

    其实她知道,这件事管深肯定会跟他禀报的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她听说,管深已停止了对佩丫的杖罚,在等这个男人回来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小小年纪,主意倒是不少。”男人又开口说了第二句。

    弦音看向他。

    所以,这是终于相信她说的话了吗?

    见男人漆黑如墨的深瞳也一瞬不瞬地看着自己,似是在等着她说点什么,她撇开视线,清了清嗓子:“其实,我一个小孩子能有什么主意,我不过是利用她做贼心虚的心里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小孩子?”

    他忽然将她的话打断,一字一句,语气骤冷,目光也转厉。

    弦音一震。

    男人从石凳上起身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是觉得三王府没人吗?需要你一个小毛孩来主持公道?又是梦,又是用计设套的,你当三王府是你这种幼稚孩童扮家家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无父无母没人教你规矩不是你的错,但是不懂规矩的后果却是要你自己来承担的,本王不介意好好教教你,只要你确定自己承担得起!”

    - - - 题外话 - - -谢谢【hongenyan】亲的月票,爱你,狂么么~~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