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别动,姐姐乖,很快就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是剪到肉,痛的可是姐姐,对,不要动,就这样,嗯,姐姐真乖……”

    冯老将军一边修剪,一边嘴里不停地诱哄。

    这画风……

    弦音已经很控制自己了,可是唇角还是抑制不住地抽抽,眼角余光之处,一双黑锻面云头靴入眼,她抬眸,便看到黑袍如墨的男人长身玉立在不远处。

    卞惊寒!

    弦音眸光敛了敛,刚准备主动打声招呼,对方已先她开了口。

    只不过,不是跟她,或者说,压根看也未看到她。

    “将军。”

    “呀!”老将军惊呼,愤然抬头,瞠向卞惊寒,“你是人是鬼啊,走路都不带响的?知不知道你这样突然出声,我差点剪到姐姐了?”

    卞惊寒笑,“是将军太专注了。”

    弦音怔了怔。

    虽然这是她第二次看到这个男人笑,但是在县衙的那次,他是带着凉薄和冷嘲的。

    这是第一次,她看到了几分会心的味道。

    也是极其浅淡的一个弧度,那次她已经觉得好看到让人移不开眼,这次更是,用日月霁光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,就好像已是黄昏的天空都亮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看来将军已经将这小毛猴收拾服帖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。”老将军一脸得色。

    “将军果然是将军,没有什么是不能降服的。”墨袍轻荡,他徐徐上前两步。

    弦音连忙将视线撇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她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‘姐姐’似乎并不排斥冯老将军,如此一来,她这个依赖‘姐姐’才存在于三王府的添头,岂不是已经没有存在的意义了?

    再加上卞惊寒对自己不喜,老将军又讨厌小孩,那么,她......是不是马上就会被驱出府?

    果然,她还未收回思绪,就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响在她的前方。

    “你,随本王来!”

    弦音抬眸,便看到男人已经转身往前走的背影。

    她愣了愣,甚至怀疑他是不是跟自己说的。

    方才不是一直当她如同空气一般无视的吗?

    可是......她左右看了看,上屋抽梯和笑里藏刀都在屋里收拾,副将也不在,整个院子里,就只有她跟冯老将军两人。

    而以这个男人对老将军的尊重,是不会以本王自称的,所以,很显然,就是对她说的。

    “将军,我去去就来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去吧。”老将军头也未抬,专心致志帮姐姐剪指甲,语气中透着几分不耐。

    弦音撇撇嘴,只得快步跟在卞惊寒的后面。

    拾阶上了一个凉亭,卞惊寒停了下来,一甩袍角,在一个铺了软垫的石凳上坐下,他才抬眼朝她看过来。

    因为他身形高大,而她,缩骨后个子又小,所以,他坐着,她站着,两人的视线才刚刚平齐。

    “叫什么名字?”薄唇轻启,他问。

    呃......

    这个问题......

    弦音表示还真有些难答。

    “不知三王爷问的是过去,还是现在?”

    男人没有回答,只略略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弦音想了想,真诚回道:“本名叫弦音,聂弦音,现在,在致远院里叫......借尸还魂。”

    - - - 题外话 - - -谢谢【书和墨】亲的荷包,爱你,狂么么~~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