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着那个抱着猴子走向致远院的小背影,管深想起方才在前院,她踮起脚尖在他耳畔说的那句话。

    “等会儿偷偷跟在我和彩珠的后面,我保证让管家您看到真相,如若办不到,愿受任何责罚。”

    小丫头片子不简单啊,年纪不大,花花肠子倒是挺多,古灵精怪的,几句话便让彩珠露了馅儿。

    “管......管家......管大哥,你一定要相信我,我们认识也不是一日两日,你是知道我的,我不会撒谎,我说没做就肯定没做,是那个小东西故意陷害我......”彩珠攥着管深的袖襟解释。

    管深缓缓收回落在远处的视线,垂眸拂掉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等王爷回来,你自己跟王爷解释吧。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弦音抱着‘姐姐’头也未回,径直入了致远院的大门。

    弯弯唇,心里挺高兴的。

    还以为要费一番脑子让彩珠现形呢,没想到那厮那么经不起摆,才几下就原形毕露。

    其实,她已做好了对方滴水不漏,什么也套不出的心里准备。

    所以,她故意扯上素芳,就是想着,哪怕失败,她至少挑起了这家伙跟素芳两人之间的嫌隙和猜疑。

    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不坑白不坑。

    致远院中有两个婢女在洒扫,见她进来便停了手中动作,疑惑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连忙笑着上前简单地自我介绍了一番。

    听说她是十一王爷买来训猴的,且经过三王爷同意的,管深管家让过来的,以后就是致远院的人,两人便热心地跟她攀谈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告诉她,致远院里就只有她们两个婢女,她们是冯老将军在府中所有婢女中亲自挑选过来的。

    并告诉她,冯老将军此时不在,每日的这个时辰都会出门去遛鸟。另外,冯老将军还有个贴身男仆兼侍卫,名唤副将。

    副将?这名字......

    “不知二位姐姐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既然以后此处便是她的落脚之地,搞好关系自然很重要。

    两人互相看了看,有些忸怩,却终是红着脸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叫‘上屋抽梯’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......‘笑里藏刀’。”

    弦音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,咳嗽了起来。

    见她如此反应,‘上屋抽梯’连忙解释:“其实我们原本的名字不是这个的,这是被挑选进了致远院后,冯老将军重新给我们赐的名儿。”

    好吧。

    弦音醉醉哒。

    果然不愧是戎马一生的老将军,连取个名都跟兵法有关。

    上屋抽梯和笑里藏刀是三十六计中的第一计和第二计。

    弦音有些同情地看了一眼根本笑不出来的‘笑里藏刀’。

    与她这个尴尬的名字比起来,‘上屋抽梯’和‘副将’真是好得不是一星半点儿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弦音也在心里默默祈祷,千万别给她赐名!

    如果给她赐个什么“无中生有”、“借刀杀人”、“趁火打劫”什么的,她想,她会崩溃的。

    不过,按照常理,接下来应该是第三计的名。

    三十六计第三计,假痴不癫。

    呃......这名字马马虎虎,还行。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