彩珠闻言,当即变了脸色。

    这是在笑话她是一个被主人训的下人吗?

    还真是牙尖嘴利呢。

    只可惜,她也不是省油的灯。

    停下脚步,回过身。

    “训方如何?被训方又如何?在这三王府,三王爷便是天,方才你也看到了,你那般诬陷于我,三王爷也未曾信你,照样还我这个下人公道,而且,三王爷话里的意思也很明显,你,不过是因为这只猴子,才存在于三王府里而已,一个依附畜生赖以生存的小孩子,有什么资格嘲笑别人?”

    弦音也不生气,轻嗤,挑眉:“我嘲笑了吗?你若自己对号入座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我奉劝你一句,别得意太早,就算别人认为我一个小孩子瞎说,相信你的心里最清楚,我到底有没有撒谎?还记得我说过吧,我梦见佩丫被杖毙后,事情得以真相大白,所以,别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,马上水落石出的时候,看三王爷还会不会给你公道?”

    彩珠听完脸色又白了几分,眼底掠过一抹慌乱。

    弦音正凝着她的眼睛,自是将这抹情绪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也读到了她正风起云涌的心里。

    ———我应该没有留下什么把柄,怎么可能会水落石出呢?

    ———我要找的东西没有找到,我也没有带走王爷内室里的任何东西,他们应该找不到任何证据。

    ———证人也肯定没有,我肯定自己悄悄进去的时候,并没有人看到。

    ———可是这个小东西说得如此有鼻子有眼的,让人不得不信啊。只是,到底是怎样查到她头上的呢?是哪里出了问题?

    “想知道真相是如何大白的吗?”弦音适时开口。

    彩珠几乎本能地就要点头了,蓦地惊觉过来,连忙冷哼:“入内室的人是佩丫,又不是我,我管什么大白不大白。”

    弦音没有理会她,径直接着说:“反正梦的轨迹应该是无法改变的,所以,告诉你也无妨!你是被那个跟你一起的叫素芳的女人给害的,她悄悄入了内室,也想找你想要找的那个东西,虽然没有找到,但是,她随手拿了三王爷书桌上的一个东西,然后偷偷藏到了你的铺盖里面,嫁祸于你!这样的人,你竟然还那么相信她,唆使她一起作证污蔑佩丫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唆使她,是她自己要诬陷的,她竟然也进了内室......”

    气急的话还没有说完,目光触及到弦音唇角的如花笑靥,彩珠呼吸一滞,惊觉过来自己失言。

    然,已然迟了。

    说出去的话,泼出去的水,再也收不回来。

    弦音抱着怀里的猴子朝她走了两步,一脸天真无邪:“你刚刚都说了什么呀?你是不是说,不是你唆使的,是素芳自己要诬陷的,你是用了‘诬陷’这个词么?还有,你说,素芳竟然也进了内室,为何是‘也’呢?所以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卑鄙无耻,竟然挖坑让我跳!”

    意识过来着了这小屁孩的道,彩珠气得五官都歪了。

    弦音耸耸肩,表示自己很无辜,然后,回头,便看到了不远处站着的管深。

    彩珠自是也看到了,吓得脸色大变:“管......管家,我......是她,是她又想陷害我,故意将我绕进去的!”

    弦音没理她,抱着‘姐姐’,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院落,回头问向管深:“那里便是致远院吧?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