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人汗。

    真是童者无惧啊。

    大家感叹弦音勇气可嘉的同时,又纷纷在心里佩服起这小丫头的反应能力来。

    这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速度惊人啊!

    彩珠何时受过这等羞辱,更是气急败坏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转身作势就要找弦音理论,被管深蹙眉喊住:“好了,快将人和猴子送去致远院吧。”

    彩珠很不甘心,一个小屁孩竟然让她在这些下人面前丢脸,这口气她如何咽得下?

    可是管深已经发话,而且她自己也早已将话说在前面,她不会跟疯狗计较,又加上刚刚这小丫头片子的反应,所以,她知道,此时,谁先大动干戈,谁就输了。

    她忍!

    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以后有的是机会。

    冷笑转身,她再次带头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弦音身形未动,依旧一副不情愿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管深伯伯……”

    管深嘴角抽抽,“叫我管家!”

    “管深管家,你真的确定她不会对我不利吗?”

    弦音扭捏着,问完,又突然想起什么,一阵小跑跑到管深面前,踮起脚尖,快速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是压低了嗓音说的,除了管深,没人听到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管深怔了怔,看向她。

    众人莫名。

    彩珠心里发毛,嘴上冷哼:“是不是骗完了十一王爷,又想来骗管深管家?”

    弦音也不以为意,压根不理他,看了管深的眼睛片刻后,收回视线,兀自道:“算了,本来是想说服管家换个人带我去致远院,可我突然又觉得,她应该不会对我怎么样的,不然,岂不是不打自招,坐实了她做贼心虚、杀人灭口?”

    说完也不等管深做出回应,抱着怀里的‘姐姐’屁颠屁颠跑向彩珠。

    彩珠气极,下唇几乎都要咬出血来。

    强自忍住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朝致远院走。

    走出众人的视线,穿过绿茵花径,经过楼榭亭台……

    “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……”终于只有她们两人,已经忍出死血的彩珠便忍不住冷哼热嘲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,刚开始,见这小丫头片子是跟卞惊澜一起来的,然后又是大胆喊停杖刑,她还以为她是什么了不起的身份呢。

    结果……

    “一个训猴子的小屁孩而已。”她不屑撇嘴。

    身后的弦音回应得也快。

    是一声长长的喟叹。

    “哎,是啊。”

    末了,却又话锋一转:“只不过,虽然我服务的对象是畜生,但好歹我是训的那方,不像有些人,服务的对象虽是尊贵的人,却是被训的那方。”

    - - - 题外话 - - -谢谢【糖炒粒子】亲的荷包,狂么么哒~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