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所以,她费尽心机做的这一切等于白费?

    她死了那么多脑细胞,费了那么多口舌,等于放屁?就换来他轻飘飘一句,杖刑继续?

    她想到命如草芥这个词。

    飞速思忖着接下来的对策,男人已衣袂蹁跹行至大门处。

    “三哥等等我!”卞惊澜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男人顿住脚步,回头。

    并不是等卞惊澜,而是再次吩咐管深。

    “猴子是三王爷买给冯老将军的礼物,她是训猴子的,在老将军住的致远院里给人猴安排一个住处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管深诺。

    弦音却是汗了又汗。

    听听,听听这话。

    猴子是礼物,她是训猴的,给人猴安排一个住处……

    尼玛,这意思分明就是,猴子是主要,人不过是添头。

    亏得她曾经只跪天跪地跪父母的膝盖还给了他一跪。

    太不值当了!

    抱着怀中‘姐姐’从地上站起,卞惊寒和卞惊澜已一前一后出了门。

    她知道他们是要进宫去复命。

    只是,佩丫……

    大概是要亲自监刑,又不想她留在这里再搞什么幺蛾子,管深吩咐彩珠:“先将她们带去致远院!”

    彩珠颔首:“是!”

    弦音一看是她,当场表示拒绝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她带!方才我指认她是栽赃陷害的罪魁祸首,她定然怀恨在心,我还只是个小孩,怎敌得过一个心狠手辣的大人,她要想杀我灭口,或者蓄意报复太容易了,我……我不要她带!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彩珠更是气得不轻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,在三王府,她虽是个下人,却也不是一般的下人,因为她是当今帝王钦赐给卞惊寒做婢女的。

    平日里,府中众人多多少少也都是会给她一些面子。几时受过今日这般气辱?

    而且,给她气辱的,还是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气极反笑,她差点将银牙咬碎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黄口小儿,未免也太高看自己了,我做什么要怀恨在心?被疯狗咬了一口,也去咬疯狗一口的事我可做不出。”

    靠,竟然说她是疯狗!

    弦音无语。

    无语之后便选择了沉默,紧紧抿着唇,沉默,小脸无愠无怒,沉默。

    见自己如此恶毒地说了一堆,却被无视,彩珠更加气结。

    “怎么?是不是无话可说了?无话可说便走吧。”

    强行抑制住想上前抽那小脸一巴掌的冲动,彩珠扬起下颚,拾步往致远院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经过弦音的身边,弦音忽然开口:“我正在做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怔,彩珠回头,没懂,没好气地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被疯狗咬了,我闭口沉默不去咬疯狗呀。”

    - - - 题外话 - - -谢谢【2462640769】亲的荷包,爱你,狂么么哒~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