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已至此,她决定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抱着怀里的‘姐姐’扑通一下跪于地上。

    麻麻滴,这三王府的地真他妈硬,她的身量已经够矮了,还是被磕得差点眼泪掉下来。

    索性也没忍,就“吧嗒吧嗒”掉下几颗泪。

    同情心有木有?爱幼之心有木有?

    “公子可能觉得我一小孩子信口开河,胡言乱语,但是,我真的没有撒谎,我昨夜的确是做了这样一个梦,梦里佩丫也的确是无辜的,只不过……说出来公子也肯定不会信,在我的梦里,如今在场的人都在,唯独没有二位公子,二位没有出现在我的梦里。”

    弦音红着眼睛,一脸认真,看看卞惊寒,又转眸看看卞惊澜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卞惊寒还未做出任何反应,一旁的卞惊澜就像受了刺激一般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“你方才明明说出了我心中所想,分毫不差,你说之所以自己会知道,是因为梦里我就是这样想的,如今却又说梦里无我,这怎么可能?除非你是我腹中的蛔虫!”

    弦音知道卞惊澜会是这般反应,她已想好说辞。

    真诚无比地对着卞惊澜颔首一鞠:“请公子恕罪,是我骗了公子,我那样说,其实是想借助公子,让大家相信我说的话,因为公子相信了,大家自然就相信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汗。

    卞惊澜犹不相信,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时我看到公子松了我的胳膊,完全不想理我,话也不想跟我说,准备径直将我交给管深,然后,又看到公子看向大门口,便猜测公子那刻想的,肯定跟等在马车里的公子有关,再结合先前下马车的时候不小心听到的车里的这位公子说的‘我没那么闲’,如此等等多个点加在一起,才半猜测半胡诌地说公子当时在想:‘三哥果然是明智的,坐在马车里不出来,说自己没那么闲,我也应该不要管这些闲事,将人交给管深就好了。’事实上,我并不知道公子想什么,只不过我比较幸运,蒙对了。”

    卞惊澜没有说话,半信半疑地审视着她,脸色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弦音看着他的眼睛,声音继续。

    “公子想啊,如果二位公子昨夜就出现在我的梦里过,今日我见到二位肯定不是这个反应,肯定激动死,而且,如果那样,我岂不是早就知道二位是王爷了吗?事实上,到进门,我这个不识字的都不知道进的是三王府,还是方才这位公子自称‘本王’,又想着公子喊他‘三哥’,所以猜测他是三王爷,这里是三王府。”

    卞惊澜越听脸色越不好,到最后完全黑如墨。

    所以,他堂堂七尺男儿,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给骗了,不对,应该说给耍了,是吗?

    这让他颜面何在?

    当即冷哼:“小小年纪,倒是会察言观色得很,长大了还了得?肯定是一祸害人的人精!”

    “都是我的错,恳请十一王爷大人不计小人过……我只是……只是不想无辜的人冤死,无意欺骗十一王爷……”弦音一脸忏悔,言语恳切。

    没办法,与其对付完全是个未知数的卞惊寒,她宁愿惹怒心事尽收眼底的卞惊澜。

    挑软柿子捏,人之常情嘛。

    卞惊澜还没做声,一直沉默不语的卞惊寒却薄唇轻启,先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杖刑继续!”

    弦音呼吸一滞,愕然抬头。

    发现他是跟管深说的。

    说完也未看她,便转身往外走,声音继续:“本王从来都不信命、不信邪、不信梦,只信自己。”

    - - - 题外话 - - -谢谢【跳跳071203】、【李燕LIYAN】亲的荷包,谢谢【小薇CWW】亲的月票,爱你们,群么么~素子这段时间家人住院,先一更哈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