恍神片刻,男人已行至跟前。

    对,是行至弦音的跟前。

    此时已是下午,阳光偏逆,从男人的身后斜投过来,高大的阴影完全将弦音小小的身影笼罩住,弦音表示真心压力山大。

    男人居高临下地看着她,目光浅淡,却气势逼人,似是在等着她回复。

    怎么回?

    她根本看不出他任何心思!

    说自己梦里独独没有他?

    那岂不是自己打自己脸?方才还说现在发生的一切跟梦里一模一样呢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抱着怀中的‘姐姐’略略朝边上挪了挪身子,尽量不让自己站在他的阴影下,脑中快速思忖。

    男人已再度出了声:“嗯?怎么不说话?在你梦里,是你自己滚出三王府的,还是被本王扔出三王府的?”

    弦音汗,好一会儿才回过神,没想到他说的是这个。

    全场死一样的寂静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着弦音。

    弦音紧紧抱着怀里的‘姐姐’,心跳砰砰。

    ‘姐姐’光滑的毛入手,她忽然心念一动,不动声色地掐了它一下,与此同时,不住痕迹地松手,‘姐姐’便“嗷”的一声从她的怀里挣脱,乱跑起来。

    果然是亲‘姐姐’啊,不是白眼狼,配合得不错。

    她趁势脸色一变,惊慌去追:“哎呀,姐姐,姐姐,别跑,姐姐,回来,听到没,快回来,不许乱跑......”

    众人再一次目瞪口呆,集体无语。

    姐姐?

    叫一只畜生姐姐?

    敢情脑子真有些问题?

    连卞惊澜都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了。

    只有一人面色如常,山水不显,那便是卞惊寒。

    微微眯了凤眸,他面无表情地看着那个追着猕猴满院跑的小身影,忽然墨袖一扬。

    众人便看到那只原本还在上蹦下窜的猴子蓦地被一股外力卷起,吸向空中,直直飞向卞惊寒的方向。

    弦音惊错。

    惊的是这个男人的内功。

    如此霸道深厚!

    错的是,她以为男人要捏死‘姐姐’。

    刚准备出声制止对方,却又见他手臂骤然朝她的方向一挥,黑袖如墨动,瞬时,抛在半空中的‘姐姐’当即就换了一个方向。

    再下一瞬,弦音便感觉到怀里一重,‘姐姐’直直落入她怀中,她连忙双手接抱住。

    众人包括弦音都微微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其实,卞惊澜以及平时侍奉卞惊寒的几个下人都知道,他定然不会亲手捏死猕猴的。

    当然不是因为他仁慈,他从不仁慈,而是他会嫌弃脏了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因为他是一个爱干净到极致的人,偏执成狂的那种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隔空杀死猴子极有可能,亲手捏死绝无可能!

    “这一出也在你的梦里出现过吗?”

    这厢,卞惊寒堪堪收回掌力,优雅地掸了掸袍袖上的虚尘,淡声开口。

    弦音一时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她不过是想借‘姐姐’转移一下注意力而已,因为她不想再在梦的那个问题上纠缠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男人又轻轻松松给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如今……

    轻轻抿了抿唇,她做了一个决定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