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弦音抿了抿唇,看着卞惊澜,犹豫了一瞬,还是伸手遥遥一指,指向长凳上已被打得皮开肉绽、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的女孩,“她是冤枉的,她没有进那个内室。”

    语气之笃定让在场的人再次一怔,然后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纷纷好奇起来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女孩是谁。

    见她是跟着卞惊澜一起来的,且如此胆大喊停,管深心想着可能来头不小,也不敢轻易责难。

    而且见她并不知事情始末,却突发此言,以为她是听到了方才佩丫的求饶。

    没被打得不能说话之前,佩丫就是一直叫着自己没进三爷的内房。

    “别相信佩丫的狡辩,不止一人看到她进了三爷的内房,而且她的帕子就掉在三爷内房的门口,人证物证俱在……”

    管深的话没有说完,已被弦音打断:“人证是她们几个吗?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原本指着佩丫的小手臂方向一转,直直指向观刑的那排婢女中的其中两人。

    两人脸色微微一变,互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管深和卞惊澜也吃惊不小。

    管深吃惊的是,她说得没错,的确是彩珠和素芳说亲眼所见佩丫进了三爷的内房。

    所以,这小丫头跟卞惊澜早就来了吗?

    而卞惊澜惊讶的是,这小妮子竟然敢如此胆大妄为,跑到三王府来作妖了。

    他们是一起刚到的,他都只知道事情大概而已,而且,不久前她还问他怎么回事,此刻竟又是喊停,又是胡言乱语的。

    刚准备责难,却没想到对方又忽然再次出口惊人。

    “真正进了内房的人是她!”

    弦音指着两个作证婢女中的其中一人:“是她,是她自己进了,却诬陷别人,让别人当替罪羔羊。”

    她指的是府里的大婢女彩珠。

    众人惊错。

    彩珠的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难以置信到气急,也顾不上其他,当即反驳:“胡说八道!你凭什么这样说?你有什么证据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何出此言?”管深也甚是莫名。

    卞惊澜看不下去了,攥了弦音的胳膊,冷声道:“才跟你说的话就当了耳旁风吗?虽说童言无忌,可,就像不能随便叫人叔叔一样,你也没有资格可以随处撒野!”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敢情以为她在胡闹?

    其实她还真不是喜欢打抱不平的人,更不爱多管闲事,只是……

    被杖责的那个叫佩丫的丫头看起来也就十二三岁的样子,最多不会超过十四岁。

    她是缩骨伪装成孩子,对方才是真真正正的孩子啊。

    就这样被杖棍活活打死!

    还是遭人陷害的莫须有的罪。

    她实在看不过。

    见卞惊澜口气不善,言语难听,且眉眼转厉,她申辩道:“我没有撒野,我说的是实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证据呢?”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