卞惊澜忽然觉得很无语,不知自己跟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较什么劲儿。

    顿时兴致全无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带头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弦音弯弯唇,水眸中掠过狡黠,抱着怀中小猕猴快步跟上去,涎着脸追问:“叔叔还没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呢?”

    卞惊澜未理她。

    她依旧特别没眼力见地锲而不舍:“叔叔,叔叔......这到底是哪里呀?”

    卞惊澜不耐地顿住脚步。

    “等会儿会有人告诉你这是什么地方,此时此刻,我只想问你一句,你哪里来的自信,可以叫我们叔叔?”

    “呃......”

    弦音小脸顿时僵了,似是没想到他会突然如此,满眼尴尬怯意。

    咬了咬唇,她低头嘀咕:“我还以为对年长的男人叫叔叔,是尊重呢......既然叔......既然公子不喜,我以后不叫了......”

    卞惊澜抬手扶额,为那“年长”二字。

    虽然看起来,他跟他三哥的确比她长不少岁,可怎么说,他们也才正值风华正茂的年纪而已,怎么就叫“年长的男人”了?

    还叔叔?他们有那么老吗?

    “尊卑有别,这世上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随便瞎叫的,小心招来祸端!”

    “啊?”弦音惊错抬头,下一瞬,又垂了脑袋,“哦......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一副柔顺怯懦的样子。

    见她如此,卞惊澜又有一丝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终究只是个孩子。

    “以后不许再叫了,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弦音颔首。

    尊卑有别!尊卑有别个头啊,不都是人吗?

    **

    刚入了大门走进前院,就听到一片嘈杂的人声。

    确切的说,是有男人厉声冷喝的声音,以及木棍杖打的声音,和有女人痛苦惨叫的声音。

    弦音心口一颤,循声望去。

    只见不远处的围墙下面,站着不少人。

    身着统一服装、恭恭敬敬站成一排的,一看就知道是府里的婢女。

    在她们的前面,一小婢女伏于长凳上,背臀已血肉模糊,两个男家丁还在扬着手中染血的木杖一记一记重重落下。

    在长凳的前面,一身着华服的男人寒脸寒语:“府里的规矩你应该很清楚,擅入三爷内室者死。你既然敢进,就应该敢死!”

    弦音汗。

    就因为进入了卞惊寒的内房,就要死?

    “叔......公子,这是怎么了?”她问向卞惊澜。

    卞惊澜脸上并无过多表情,似是对这些已然习惯,漫不经心回了句:“在教训不听话的下人。”

    然后朝那华服男人招手:“管深。”

    管深闻声抬头,看到卞惊澜,便连忙跟两个家丁交代了一句,“继续,杖至落气。”

    然后就快步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十一爷......”管深刚准备见礼,就猛地听到一道声音突兀响起:“停!”

    管深一震。

    不,不止他,卞惊澜亦是一震。

    应该说,在场的所有人都震住,包括那两个木杖正抡至半空中的家丁。

    视线齐齐循声望去。

    出声之人赫然是一个小女孩,怀里抱着只猴子的陌生小女孩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?”卞惊澜拧眉问向她,口气不善。

    - - - 题外话 - - -谢谢【houxc】亲的花花~~谢谢【529yuanyuan】、【h-601l56dl2】亲的月票~~爱你们,群么么~~故事刚刚展开,孩纸们莫急哈,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