果然惜字如金的人都是不鸣则已、一鸣惊人。

    话锋如此急转,害得她心情大起大落得厉害。

    还有,什么叫两张嘴?

    她是人,虽然只是个小孩,但也不能这样轻飘飘的跟一只猴子放在一起说吧?

    人与人之间起码的尊重呢?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两位公子,我忽然觉得有些舍不得它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很明显,她、不、卖、了!

    “什么?”卞惊澜一时有些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刚刚那般求他收留,难得他一向不近人情的三哥都同意了,她这边怎么又不卖了?

    真是小孩子的脸,六月的天,说变就变。

    不行,好不容易碰到卖猴子的,以后还不知道能不能买到?

    “我银子都付了。”

    “退给公子。”弦音伸手,将银子递还给他。

    他自是不接。

    一个小屁孩而已,稍加糊弄应该就能摆平。

    “我只听说过买家退货的,还从未听说过卖家卖出去的东西再要回来的,小孩子从小要学好,对吧?做人要有诚信……”

    卞惊澜和蔼可亲地晓之以理。

    话未说完,就被弦音一脸无辜地打断:“可是,听大人们说,买卖都是一手交钱、一手交货,银货两讫才算成,公子是付了银子,但,货不是还未给公子吗?”

    边说,弦音边指了指怀里的“姐姐”,扑闪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这应该还不算卖出去再要回来,公子说对吧?”

    卞惊澜竟一时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小丫头片子不好糊弄呢。

    抿唇略一思忖,他决定激将。

    “其实你是不敢吧?”

    弦音发现卞惊澜说这话的时候,不远处的卞惊寒微微弯了弯唇。

    弦音怔了怔。

    怔愣的原因,一方面是一时没有听懂卞惊澜的话,另一方面,是因为某个一直面无表情、波澜不惊的男人忽然那样翘了翘嘴角。

    虽然,只是极小的一点微弧,虽然那丝弧度里明显透着凉薄和嘲意,但是真的是好看得让人移不开眼。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不敢?”她怔怔问向卞惊澜,连自己可以直接用读心术搞懂他问什么都忘了。

    “不敢面对它的背叛,怕它有了新主人,不要你这个老主人。”卞惊澜指了指她怀中的猕猴。

    “才不是呢!”她矢口否认,“我…..我说了,我是舍不得……”

    卞惊澜笑:“小小年纪就学会撒谎可不好,你不是跟着猴子一起吗?”

    哦,对,人猴一起买了。

    弦音涎着脸不好意思地笑:“那个,总之,我就是……突然不想卖了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,你怎么可以说不卖就不卖呢?”卞惊澜有些急了。

    “两位公子就行行好吧,大人不计小孩过,我还……我还只是个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弦音边可怜兮兮、委屈巴巴地说着,边左顾右盼希望引起边上小贩的注意。

    她就不信了,看到两个大人欺负一个小孩,大家还站在他们那边。

    反正他们不敢暴露身份不是。

    这招果然有效,卞惊澜蹙了蹙眉,心虚地微微后退了一步,好像生怕被人误会他在欺负她。

    边上的卞惊寒似是终于失了等待的耐心,转身朝马车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“十一弟,何必跟一个小孩在这里纠缠,给你个建议,不远就是县衙,你们一起直接去那里问问,你们这般情况算不算银货两讫,可不可以要回?”

    男人墨袍轻荡,步履稳健,声音悠然。

    靠!要带她去张山的县衙?
九零军嫂有空间 墨少,亲够了吗 惊世医妃,腹黑九皇叔 狂医废材妃 大讼师 特工重生:快穿全能女神 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 侯门弃女:妖孽丞相赖上门 暗黑系暖婚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